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将军是朕的,谁抢揍谁!+番外 世界上有几万种狗_狗万 代理平台_狗万移动客户端:沈闲辞

字体:[ ]

 
文案:
简而言之,就是一个皇帝逼着将军以下犯上的故事~ 
 
【简介】
谢澜的人生信条一直是忠于君,忠于国,为此,他死在了大燕宫墙之下。敌军想要穿过宫墙,只能从他的尸体上踏过去。
重生之后,谢澜变成了手握千万大军的银翼将军,他决定遵循自己的人生信条,继续忠于君,忠于国,但是……陛下总是逼着我以下犯上怎么办!
夏聆皱眉,MD老子都脱光了还想怎样,怎么还不扑上来?难道我的魅力下降了?
 
【注意】
CP:正直又忠犬的将军攻VS狠毒美人皇帝受。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穿越时空 星际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夏聆,谢澜 ┃ 配角:谢泽榕,俞晓,段魈 ┃ 其它:甜文,未来星际
 
 
 
第1章 第001章
  金碧辉煌的大殿之内,高高的石阶之上,有一把非常精致的椅子,椅背很高,足足有四五米,扶手上地雕刻着精致的花纹,细细辨认的话,能看出是交缠在一起的牡丹和郁金香。
  一只白皙的手随意地搭在纯金打造的扶手上,顺着手臂往上看去,坐在椅子上人非常年轻,看着也就二十岁左右的模样,长眉若柳,凤眸微阖,时不时闪过一丝危险的光芒,鼻梁高挺,薄唇微抿,身形有些瘦削,穿着剪裁剪得体的白色衬衫,黑色西裤。看上去完全就是一个长相精致的学生,和这张华丽精致的椅子一点儿都不搭调。
  然而,却没人敢因为这个人看起来年轻而无害就轻视他。
  “陛下,立谢将军为后,是否于理不合?”头发花白的礼部大臣拄着一根拐杖,站在阶下,劝谏道,“自银雪帝国建立伊始,就没有男姓为后的先例。”
  “那是因为历任的皇帝都不喜欢男人。”夏聆靠坐在王座上,闲闲地说道,显然是没有将礼部大臣的话放在心上,“而且婚姻法在五百年前就已经将同姓阄侣囊括其中了,您可别忘记了这一点。”
  礼部大臣眉毛拧得死紧,这…这……
  “而且,我已经和谢将军求婚,他也同意了。”夏聆笑眯眯地看着阶下的礼部大臣,“薛老,这筹措婚礼的事情,恐怕还得落到您的肩上啊。”
  薛远和沉默许久,才道:“老臣年事已高,精力不济,怕是会有愧陛下重托……”
  夏聆眯起了眼睛,狭长的凤眸瞬间变得危险至极,“薛老,这是故意推辞?”
  “非是故意推辞,陛下要和谢将军大婚,这婚礼的规格怕是要超过历任帝后大典,若是再年轻个二十年,老臣定然要亲自CAO办,只是……”
  “行了,我知道薛老的难处,不知薛老可有什么推荐的人选?”夏聆也没怎么难为薛远和,毕竟已经是一百二十多岁的老人了,在这个最高年龄一百五十岁左右的时代,薛远和其实已经到了退休的年纪。
  只是,夏聆继位的时候,好几个兄弟不服,险些引起内乱,被夏聆铁血镇压后,和他那些兄弟勾结的政客要员就被他清理了一波,虽然也提拔了一些年轻人,但还是有不少空缺,因此,像是薛远和这种身体还算健朗的老人,也只能先担着这一两年的时间。
  薛远和蹙眉思索了一番,道:“程正文,此子做事沉稳,且心细如发,让他负责,应当最为合适。”
  夏聆想了想,颔首道,“程正文,这人我倒是听过,不错,就他吧,不过,年轻人毕竟容易冒失,还希望薛老能多多指点,我和谢将军的婚礼,不可出一点儿差错。”
  “是。”薛远和躬身行礼。
  等薛远和离开之后,整个大殿立刻都变得寂静了起来,夏聆垂眸,“饶川。”
  听见夏聆的传唤后,一直站在高椅旁边的侍者快步上前,“陛下?”
  “将军呢?”
  “将军正在花园里练字。”
  “练字?”夏聆一愣,“就是那很难的毛笔字?”
  “是的。”
  “走,我们去看看!”
  ***
  花园里,姹紫嫣红的牡丹芍药正在盛放,与之做邻居的是一大片的郁金香,牡丹芍药妖娆万分,郁金香典雅温婉。
  只是满园春|色在夏聆的眼中,却比不上园中那人。
  因为隔得远,园中人的样貌看不太清楚,只能看出他身姿挺拔,合身的军装将那人劲瘦的腰身完美勾勒出来,越发显得肩宽腿长,卓尔不凡。
  夏聆站在廊下,静静欣赏了一番后,这才整了整衣领,确定身上没有任何不妥之处后,提步上前,道:“阿澜。”
  “陛下。”听见声音后,园中人将手中毛笔搁下,转过身来,露出一张棱角分明的坚毅面容,双脚并立,右手抬起,行了一个军礼。
  夏聆叹气,“阿澜非要和我这么生分吗?”语气温和,却带着一丝丝的无奈和失落。
  “礼不可废。”谢澜犹豫了一下,还是如此说道。
  见谢澜仍旧是一副榆木疙瘩的样子,夏聆也无法,只得转移话题道:“阿澜这次写了什么字?”
  谢澜侧开身,让夏聆上前,“随意写的,登不上什么大雅之堂。”
  夏聆轻笑,“阿澜的一幅字,千金都嫌少了,哪里算是登不上大雅之堂?”
  谢澜的唇抿了起来,像是有些害羞。
  “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夏聆慢慢将宣纸上的字给念了出来,接下来的话却有些迟疑,“阿澜,这是有喜欢的人了?若是你真的……”
  “没有!”谢澜的声音铿锵有力,掷地有声,“臣并没有喜欢的人,臣此生,只会忠于陛下。”
  夏聆拿着宣纸的双手颤抖了一下,接着道:“那这幅字,能不能送我?”
  “陛下喜欢,是臣的荣幸。”谢澜上前,“不过,这幅字略有瑕疵,能否容臣再作一副?”
  “嗯?”夏聆不解。
  谢澜垂下视线,“刚才那副只是臣的练手之作,臣想再写一副,专门献给陛下。”
  “还是这幅字?”
  谢澜点头。
  得到夏聆的准允之后,谢澜提气静心,悬腕于宣纸之上,一笔一划,无比认真地将那十六个字再写了一遍。
  比之刚才那副字,新写的这幅没有了铁画银钩的凌厉,倒是多了一丝丝的柔和与缱绻。
  ***
  “陛下,已经挂好了。”饶川近前道。
  “嗯。”夏聆点点头。
  这是一间画室,只是这个房间中展示的不是什么画作,而是一幅幅的字,而这些字,毫无例外,都是谢澜谢将军亲手书写。
  只不过,经过刚才的重新布置,那副死生契阔的字,已经挂在了房间的正中,所有进来的人都能第一时间看到。
  “饶川。”
  “在。”
  “每日清扫的时候要格外注意,若是中间那副有一丝一毫的损坏……你就和损坏的那人一起去打扫皇宫内的厕厕所吧!”
  “是。”
  “每天都要打扫。”
  “是。”只不过这声是,声音有点儿颤抖。
世界上有几万种狗_狗万 代理平台_狗万移动客户端有话要说:  夏聆:阿澜给我写情诗了!他一定超级爱我!
饶川:将军只是在练字。
夏聆:你,去扫厕所,半年。
饶川:QAQ将军超爱陛下的!
夏聆:O(∩_∩)O哈哈~我也是这样觉得的~但是扫厕所一天都不能少哦~
敖川:o(╥﹏╥)o
夏聆:我就是这么记仇。
***
开新文啦~希望大家能多多支持~正直忠心的将军攻vs总想着把将军拐床的皇帝受~
 
 
第2章 第002章
  “父亲?”看到站在客厅中的谢泽榕,谢澜有些惊讶,看了看时间,现在已经是晚上十点半了,父亲,不是应该早就陪着母亲睡美容觉去了吗?
  “阿澜,”谢泽榕语气有些不太好,“和陛下结婚这样的大事,为什么不先和我还有你妈妈商量一下?”
  身为父亲,他居然是在皇室的通稿上才知道这件事情!简直是奇耻大辱!
  谢澜换好家居鞋,挂好外套,这才站到了谢泽榕的面前,“父亲,我今年已经二十五了,可以自己做主。而且,和陛下结婚对我并没有任何的坏处。”
  见谢澜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谢泽榕有些头痛,“可是也没什么好处,这对你的声望来说,甚至是一种损害。以后别人提起银翼军团的将军,首先想到肯定是陛下的皇后。你现在执掌银翼军团,即使是陛下也不能强迫你,你又何必非要卷进皇室中去?”
  谢澜正思索该如何解释,就听见一道柔和悦耳的声音从楼上响起。
  “你们爷俩再说什么呢?”抬头看时,就发现一个穿着薄薄睡裙的女人正站在楼梯上。
  谢澜站起身,“妈妈。”
  “阿晓?”谢泽榕几步走了过去,“怎么穿得这么少?小心着凉。”
  俞晓冲着谢泽榕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室内温度22.2度,怎么可能会着凉,你就是大惊小怪。”
  等俞晓坐到沙发上以后,谢澜才又坐下。
  “我刚才听的不是很清楚,你们在说什么呢?”俞晓挣扎了几下,但到底是被谢泽榕用一件大披肩给包裹起来了。
  “在说阿澜和陛下的事情呢。”将俞晓包裹好之后,谢泽榕开口道。
  “阿澜这么大的人了,结婚这种大事儿,肯定得自己拿主意才行,又不是你和阿澜过一辈子,CAO那多心干什么?”俞晓先是把谢泽榕给数落了一顿,接着扭头道:“阿澜,你一直很懂事,也很有自己的主见,你既然决定和陛下结婚,那你,做好准备面临未来的一切了吗?甚至是君臣反目?”
  “嗯。”谢澜点头,他永远都不会和陛下反目的。
  俞晓挣了一下,将手挣了出来,拍了拍谢澜的肩膀,“既然你已经决定了,那我也就不多唠叨了,不过还是有两个事情要叮嘱你。”
  谢澜正襟危坐,“妈妈,你说。”
  俞晓伸出一根手指,“第一,和陛下结婚之后,你就要搬进皇宫住了,虽然你平常就三五不时的在皇宫中借住,但是结婚之后可就不仅仅是借住了哦~你准备好了吗?”
  “嗯?”谢澜一愣。
  俞晓冲着自己儿子挤挤眼睛,“要我说得更明白些吗?”
  “不……不用了……”虽然暂时还没明白俞晓的意思,但是谢澜的第六感告诉他,还是不要让她说下去比较好。
  “第二,”俞晓伸出两根手指头,“你有和陛下商量,是否要孩子呢?”
  “这个,孩子的问题有些太早了,我和陛下,暂时都还没有想过。”谢澜可是真的没想过这一点。
  俞晓皱眉,“皇室中的老古板可有不少,虽然现在基因融合技术已经非常成熟,但他们估计还是希望皇室的孩子能自然生产。也不想想,现在就是女姓,愿意怀胎十月生孩子的又有几个?大部分都是融合成功后在人造子宫中生长的,谁会闲着没事儿去遭那份罪?”
  “放心吧,妈妈,陛下不会听那几个老古板的话。”谢澜安慰道,“而且陛下现在还年轻地很呢,现在就说孩子的事是不是有些早?”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