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豪门老攻总在我醋我自己[穿书]+番外 世界上有几万种狗_狗万 代理平台_狗万移动客户端:阿秦阿秦(下)

字体:[ ]

第66章 痛
  顾渊廷把然然抱进洗手间, 在马桶前把他轻轻放下来,然后帮他脱掉了睡裤和内.裤。
  苏意然在困意里迷糊混沌的脑子一下子清醒过来,他感到脸上火热, 连忙说:“你、你出去吧。”
  顾渊廷本来还想帮他扶着, 见然然害羞,也没有坚持, 走到了洗手间门口,背对着他:“好了。”
  苏意然转头看了看他, 放下心来, 开始上厕所。
  顾渊廷在洗手间门口站了一会儿, 却没有听到水声, 他连忙进去查看,只见然然低着头皱着眉,下面却没有动静。
  “怎么了?”顾渊廷连忙上前,担心地问:“尿不出来?”说着,他的手已经帮然然扶了上去。
  苏意然看廷哥突然进来了,心里一慌,还没等他反应,顾渊廷已经扶着他的,给他吹了一段口哨。
  苏意然:“……”
  淅淅沥沥的水声响起,苏意然已经脸蛋通红,等到结束,顾渊廷还拿纸巾给他擦了擦,然后给他把裤子拉好, 把马桶冲了,又给他洗手,最后把他抱回了床上。
  苏意然的脸红通通的,窝在廷哥的怀里,害羞得快要变成一只被煮熟的虾子,把尿什么的……还吹口哨……太羞耻了啊啊啊!
  顾渊廷关了灯,抱着然然,轻轻吻了吻他的额头:“睡吧,然然。”
  苏意然听话地闭上眼睛,不一会儿困意就重新来袭,刚才的事被抛在脑后,他睡着了。
  这一夜,苏意然起了两次夜,并且从这天起,他上厕所的次数也开始增加,频繁有想上厕所的感觉,但有时去了又没动静。
  苏意然和顾渊廷都被科普过这方面的知识,都知道,这是因为胎儿在不断下降,膀胱被压迫到引起的,会让苏意然总感到下腹有坠胀感。
  顾渊廷心疼地不行,担忧不已,每次都一定要陪着然然,帮着他。
  次数多了,苏意然也麻木了,想想也是,和廷哥都是老夫老夫了,这种事也没什么……
  随着预产期越来越临近,顾渊廷和苏爸苏妈担心苏意然会出现情绪上的不稳定,怕他会紧张、焦虑、害怕,每天都要和苏意然聊天逗他开心。
  每天,顾渊廷和苏妈妈更是换着花样地给他做好吃的。
  苏意然的情绪倒是一直都很稳定,廷哥、还有爸爸妈妈都在他身边,相关的知识也都已经完全了解清楚了,他每天该吃吃、该喝喝、该干嘛干嘛,很淡定。
  终于,离预产日期还剩一周了。
  这天,是顾渊廷计划搬到医院去住的前一天。
  需要带进医院的各种东西,顾渊廷都已经派人提前送进医院,已经在医院病房里布置好了,还有一些零碎的小东西,也已经提前收拾好了,等明天直接带过去就行了。
  当天晚上,在家里的最后一晚,顾渊廷怀里抱着昏昏欲睡的然然,一想到马上就要进医院了,他就像即将要进刑场一样,感到越来越害怕,心头的巨石越来越沉。
  他都已经这样了,然然这个当事人,心里还不知道有多害怕无助,可怜得不行,顾渊廷一想到这里,就心口绞痛,恨不得以身替代。
  顾渊廷心疼地抚摸着然然的背脊,他小心地吻了吻然然的额头,对他轻声温柔地呢喃:“然然,别怕。”
  苏意然睡意朦胧,正混混沌沌间,听到廷哥又在安抚他,不由嘴里咕咕哝哝地说:“我……没有害怕啊……”
  咕哝完这句,他迷迷糊糊的,就在廷哥温柔的抚摸下,很快被哄睡着了。
  顾渊廷看着怀里睡着的然然,这些天,看到然然这么辛苦疲惫,他却无能为力,至多也只能帮然然缓解,心里既自责,又不知道该怎么办。
  他不愿意去怪宝宝,然然爱宝宝,他也已经把宝宝当做他和然然的孩子,爱屋及乌地,对宝宝倾注了爱。
  他恨原主。
  不知不觉,顾渊廷的脑海中,一下子又浮现出两个月前,他见过的那个孕妇,还有……那一小摊血。
  顾渊廷抱着然然,心里惶恐不安,心脏就像被石块牵扯,一直在往深渊里坠。
  他在黑暗的被窝里睁着眼睛,过了许久,突然感觉到眼睛里的湿意,才发现自己偷偷怕哭了。
  如果然然……不,不会。
  顾渊廷用力闭了闭眼,轻轻吻了吻苏意然的发顶,不会。
  一整夜,顾渊廷都感到紧张、焦虑、害怕、惶恐,他睡不着觉,最后一夜未眠。
  第二天,苏意然一觉醒来,发现廷哥像平常一样,已经醒了,正抱着自己。
  顾渊廷看到然然睁开眼,摸了摸他的小脸,亲了亲他:“早安。”
  “早。”苏意然对廷哥露出了笑容,紧接着他发现,廷哥的眼底有点青色,再细细一看,廷哥的神色隐隐有点不对劲。
  苏意然不由担心地问:“廷哥,你怎么了?昨晚没睡好吗?”
  “没有,”顾渊廷对他温柔地笑了笑,脸上一切如常,不愿意让然然担心,“只是今天醒得早,感觉有点困。”
  苏意然又仔细看了看廷哥,摸了摸廷哥的脸,不相信他的话,他想到今天就要转移到医院去了,转念一想,明白过来:“你在紧张担心,是吗?”
  顾渊廷连忙说:“是会紧张担心,不过这是正常的,没事儿。”
  他转移话题,扶住了然然的腰,“我们起床吧?来。”说着,他扶着苏意然,坐了起来,还想下床给他找鞋穿。
  苏意然知道,廷哥昨天晚上,一定是紧张担心地没有睡好觉,说不定一夜都没睡。
  他拉住了顾渊廷,顾渊廷怕扯到然然,连忙不动了,看向他:“然然?”
  苏意然搂住顾渊廷的脖颈,亲了亲他:“廷哥,别担心,真的没事儿,很多科普知识我们也都了解清楚了,是很安全的,对吗?”
  说着,他又摸了摸顾渊廷的头发,笑着对他说:“别怕,呼噜呼噜毛,廷哥吓不着。”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