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代嫁豪门后我却只想搞事业[穿书] 世界上有几万种狗_狗万 代理平台_狗万移动客户端:一点桃花痣(下)

字体:[ ]

第47章 Chapter 47
  凯旋顶层, 会议室的门由内打开, 封允带着助理, 法务和相关工作人员,一行人浩浩荡荡走了出来。
  经过几场艰苦的谈判与较量, 在无数次的你来我往,你退我进,以及踩着对方底线不停试探后, 楚和与沈氏终于就合作达成了一致意见。
  助理抱着笔电和资料,紧跟在封允身后。
  封允则一边大步往前走, 一边侧头与法务交谈。
  “封总。”有把女声在身后唤他。
  封允的脚步顿了顿, 转头看去, 来的是沈清川的女助理。
  完美的妆容, 一身精干的西服套装,女助理毕恭毕敬地对封允说:“我们沈总想请您喝一杯。”
  封允点了点头, 把手里的资料交给助理:“你们去楼下吃个夜宵再回去,记我账上。”
  老板请客,皆大欢喜, 气氛一下松快起来,大家说说笑笑相继离去,而封允则重新返回了会议室。
  沈清川正面对着巨大的落地窗在抽烟,猩红的烟头在落地窗巨大的玻璃上一明一灭地闪烁。
  “去我的地方?”封允单手插兜。
  沈清川回过头来:“你带路。”
  SOSO二楼,琥珀色的液体汪在杯底,如一汪小小的泉,两人已经沉默着对饮了几杯。
  沈清川终于开口:“你和你那小男友挺好的?”
  封允看着自己无名指上的戒指, 笑笑纠正他:“他是我爱人。”
  “骗骗别人还行,骗我?” 沈清川笑笑:“虽然你们戴着戒指,但一看就知道你还没有吃到嘴里。”
  封允神色淡漠,只略挑了挑眉,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
  沈清川又喝了一杯:“如果以后你能提供给我田晓辞的信息,我可以在合作上给楚和更好的条件。”
  “你还需要我来提供?”封允勾唇一笑:“而且楚和有自己的实力,没必要用这种手段。”
  沈清川抽了口烟,看着楼下热闹的舞池,半晌道:“我查的资料没有温度,也不想因此再给他造成更大的负担,你那天说的对,就算要了他这半年,那半年以后呢?我想要的更多更久,所以现在得开始尊重他,我不贪心,只要偶尔听到他的消息就好。”
  “你本来是怎么打算的?”封允也把目光投向舞池:“难道不知道三年一到你们之间也就结束了?”
  “我本来想着再包他,”沈清川喉结滚了滚,似压抑着什么:“三年又三年,也就过去了。”
  “现在想想太可笑了。”他摇了摇头,以手扶额:“原来并不是所有事情都以我的决定为准的。”
  封允看着他没说话,他知道沈清川只是想把内心那份沉重的情绪发泄出来。
  他这个人这么强大,就算宣泄那极少有人知道的隐秘情感,也只想在旗鼓相当的人面前表现出脆弱的一面。
  “我本来可以早些去了解他的生活,可是我拒绝了,我怕自己真心喜欢上他,”沈清川自嘲地笑笑:“我不包人,但第一次看到他的笑容就迷恋上了,鬼使神差的包了他,他没拒绝,我就觉得他和外面那些人一样,为了钱什么都能牺牲,我鄙视他,所以尤其怕自己会爱上自己所鄙视的那类人。这两年,除了钱,有意无意的,我对他并不算好。”
  沈清川喝了口酒,慢慢地,却极苦涩地说:“他这个人很爱笑,什么都不太计较,我是真的没想到,他姓子竟然这么烈,就因为遇到我与方群在一起,他就一声不响地搬走了,给他的钱能还的也还回来了,为了躲我,家搬了,活动也不接了,他母亲还那样,真不知道他最近是怎么活的?”
  封允再次帮他续上酒:“你放心,田晓辞是个能屈能伸的人,他为了他妈能做到这一步,不可能不留退路,不为他自己还得为他母亲,你说呢?”
  沈清川看了他一眼,像得到安慰般,神色舒缓了些。
  “而且,沈总,你是当局者迷,”封允笑笑:“田晓辞愿意还你钱你就让他还,这样你们之间还能拴在一起,你们要真是分割的清清楚楚了,那以后就再没关联了。”
  沈清川眯着眼睛看封允,半晌哼笑一声:“你小子心够黑的啊?宁安落你手里,怕是翻不出去了。”
  “我是有想法,但我不会把这些心机用在他身上。”封允笑笑:“倒是你,和方群到底是怎么回事儿?要和人小姑娘在一起,就跟田晓辞断干净,要和田晓辞在一起,现在就做好守活寡的准备,等到他缓过来,再慢慢把人哄回来。”
  “我跟方群的关系很复杂,并不完全是你们想象的那样。”沈清川说:“我们干干净净的,但两家的长辈……”
  封允明白了,他举了举杯,两人对饮了一杯,彼此都没再多说。
  毕竟谁都有些不为人知的过往,只要自己清楚自己在做什么,并不去伤害无辜的人,就已经难能可贵。
  最后两人都喝的有点多了,彼此叫了代驾。
  回到了家里,封允轻手轻脚地开了门,第一反应就是去看宁安的房门。
  房门敞着,灯也亮着。
  正打算过去看看,视线一转,才看到沙发里窝着个人。
  宁安靠在沙发上,穿着睡衣,盖着薄毯,怀里还抱着本书,安静地睡着了。
  睡衣依然是宽大的T恤,露出一双腿来,薄毯滑到了腰际,书倒是紧紧地抱在了怀里。
  封允将大衣脱了,轻手轻脚地过去,俯身看着他安静的睡脸。
  灯光下那张脸十分干净,皮肤白的几乎透明,淡粉的唇微微开了一线,能看到雪白的牙齿。
  宁安睡着的样子,总是这样,干净,纯粹,透着些天真气。
  封允把他手中的书抽了,弯腰把人抱进怀里。
  这一次他有了防备,就算宁安在睡梦中想给他一巴掌,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