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暴君的白月光炮灰[穿书]+番外 世界上有几万种狗_狗万 代理平台_狗万移动客户端:雪山肥狐(下)

字体:[ ]

第44章 约定
  皇帝难以接受这样的结果, 也不顾自己对外是得了重病,起身赶往永寿宫。
  舒妃正在沾沾自喜,她这些日子已与王德福搭上线,王德福将皇帝怀疑太子出生, 想借生病滴血验亲之事透给了她, 舒妃便令自己埋在乾清宫的一颗钉子,想方设法对太子的血动些手脚。
  皇帝的心腹太医姓王, 这钉子是名内侍, 只要瞅准王太医抱着药箱离开乾清宫时,便主动迎上去,提及滴血验亲事宜, 让王太医误以为这定是皇帝派过来的帮手,便能让王太医放松警惕……
  内侍使计令王太医内急, 不得不将药箱暂交给他保管, 他再按舒妃之命行动, 宫廷中有的是办法让太子的血与皇帝不相融。
  舒妃估摸着皇帝这会儿也该看到了滴血验亲的结果, 命人熬了鸡汤, 打算再在皇帝情绪低落时去看望皇帝, 皇帝成年的儿子如今只有三个, 二皇子已是个废物了, 太子又“非亲生”, 以后能继承帝位的,就只有她的三皇子。
  舒妃以为自己稳赢了,内侍突然来报皇帝到了, 舒妃惊讶地迎出去,还未行礼,皇帝劈头盖脸便是一记掌掴!
  舒妃眼前直冒金星,不可思议地捂住脸颊惊呼:“皇上!!”
  皇上浑身散发着阴森的戾气,沉声道:“是你命人,对皇子们的血做手脚的?”
  舒妃万万想不到自己的伎俩竟被皇帝看穿了,可这关系到儿子的前途,舒妃矢口否认:“不是臣妾所为,臣妾没做过——”
  皇帝长腿一踹,将她踹了个趔趄,冷哼一声道:“不是你?你以为,王德福来你的永寿宫朕不知道?若不是朕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纵着你,你如何能与皇后斗?蠢妇,过来看看你都做了什么吧!”
  皇帝命人将太医滴血验亲的几只玉碗拿过来,玉碗上分别标了对应的皇子,舒妃先瞟了一眼太子的,果然不相融,舒妃控制不住暗喜,仍假装什么都不明白,委屈地望向皇帝。
  “皇上,这与臣妾有何关系?”
  “你全都看完再说。”
  皇帝冷冷地乜着她,舒妃打了个寒噤,只得继续往下看。
  当她看见二皇子亦不相融,愣了一愣,再看见她的儿子三皇子的结果,舒妃一瞬间骨子里的血仿佛都凝固了。
  “皇上,这不可能,骢儿真是您亲生的!皇上可以命人查承恩录,查太医院脉案,臣妾绝对没有对不起您——”
  “再看。”
  皇帝不耐地打断她道。
  舒妃含着泪,不解地去看四皇子与五皇子,一看之下大惊失色,为何四皇子五皇子也不能与皇帝相融?
  “皇上,这是、这是?”舒妃完全懵了。
  “这就是你这个废物干的好事!”皇帝手痒,又是劈头盖脸的一巴掌扇过来。
  舒妃一时忘了躲闪,惊恐地道:“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她只是让内侍对太子的血动手脚,为何其他皇子的血也不能与皇帝相融??
  这结果肯定有问题!
  “皇上,这一定是有人陷害臣妾,不是臣妾做的!”
  舒妃这回是真委屈了!
  “朕也想当成你是遭人陷害,可是舒妃,朕是今日‘突发疾病’,急召诸位皇子入宫之后再要皇子们献出血来,他们个个都在朕眼皮底下老实地待着,谁还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来陷害你?”
  皇帝叹了口气,舒妃这般蠢竟还不承认,他即便有意三皇子登基,这女人往后也不能留。
  且蠢就蠢了,既蠢又大胆,竟把手伸到了乾清宫他身边,若不是他要借舒妃这把刀,是不会故意当不知道的。
  只是可惜这把刀没借到,舒妃竟自己把刀子毁了。
  皇帝咬了咬牙,其实滴血验亲的结果没几个人知道,他相信其他皇子是他亲生,唯独不能确定的是太子。这个儿子与他并不亲近,他反正也容不得太子继承帝位,索姓一不做二不休。
  他一刻都等不下去了,猜忌的烈火让他的理智熊熊燃烧,他必须尽快让太子死!
  皇帝取出一枚刻有飞鹰的令牌,这令牌是号令他豢养的江湖杀手所用……
  皇帝抖着手,在纸上用力写下第一笔之后,便顺畅多了。
  他飞快地写完,将写有名字的纸与令牌交给心腹,低声道:“不惜一切代价,杀了纸上的人,务必做得干净。”
  太子府,闻道斋。
  慕容骏面前摆了一小堆红纸叠成的纸鹤,他小心取了一只出来,在烛火前照了照,火光未能映照出什么。
  毓秀宫章嬷嬷,最近每日都会传一只纸鹤,并只字片语过来。
  纸鹤是何人所叠,太子知道,可是每一只纸鹤里写的字,太子却不知道。
  因为这纸鹤,不是每次都当着章嬷嬷的面叠的。
  慕容骏又取另一只来照,也未能映出里面的字,太子有些后悔未能让章嬷嬷问清楚再送过来。
  江禾就站在太子身后等着伺候,太子猛地回首道:“有没有法子,直接看见里边的字?”
  太子都对着这纸鹤一个时辰了,想知道写了什么,拆掉不就完了吗?
  可是太子舍不得。
  江禾苦着脸道:“殿下,这便是绝世高手也难做到吧,不若请章嬷嬷问一问?”
  太子沉吟片刻,道:“不必了,还是孤以后自己问。”
  话音未落,院子里传来了刀剑碰撞的铿锵之声。
  江禾心一沉,赶紧护到太子面前。
  太子眼里现出戾色,他令子修,在舒妃派出去的内侍动手脚前,往那内侍身上打了个纸团,纸团上写有舒妃的暗号,太子从齐钰处得知,便记了下来,令内侍以为主子临时改了主意,要对所有皇子的血动手脚。
  太子决定让滴血验亲的结果所有皇子都不相融,这结果必定是假的,他把自己和其他几位皇子都放在一样可疑的位置,权看皇帝会如何处置。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