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基建狂潮+番外 世界上有几万种狗_狗万 代理平台_狗万移动客户端:肥皂有点滑(五)

字体:[ ]

第104章 二十四节气之清明血棺
  野巢眼前的虫山, 不断有箭矢飞出。
  虫群也不断死亡,但又有更多的虫子补充了进去。
  这个虫山还在移动, 估计是里面的袖箭在试图逃出虫群的包围, 但似乎没有什么用。
  可以想象, 袖箭现在所处的环境是完全被遮蔽阳光的黑暗,周围还全是各种让人毛骨悚然的虫子, 内心是怎样的恐怖。
  但让他更加恐怖的是,他感觉他头发上的绿色血液正在向他侵透, 头发上也传来虫子发狂了一样的撕咬声。
  会被虫子吃掉的,那死相估计特别的恶心和难看。
  野巢看着眼前蠕动的虫山,嘀咕了一句,“还是让你们兵器谱上排名第一的大地天骄来吧。”
  曾经的二十四节气排名第三的惊蛰, 哪怕几乎要消失在无尽的岁月中, 也会闪耀出它最璀璨的光芒。
  最终瑞帝城的守卫者出现了,再不出现他瑞帝城的大地天骄就要被虫子啃食而死了。
  瑞帝城的守卫者示意野巢将虫群移开,他会带袖箭离开, 不再参与战斗。
  虫山消失,露出里面的袖箭。
  袖箭也不亏是大地天骄,哪怕这样的处境中, 也进行了必要的防御。
  袖箭全身像一个榴莲一样,他周身上下, 四面八方都包裹在箭矢组成的壳中,箭矢之间的空隙,是从里面挤出来的头发堵住的, 密不通风。
  一个长满毛发的榴莲?
  十分诡异的术,从这个壳里面还不断向外射箭矢,刚才那些虫群就是这么被杀死的,可以说是一个防御攻击兼备的十分了不得的术。
  但最终他还是会失败,因为他携带的武器再多,也有消耗殆尽的时候,而野巢的虫子来源于无穷无尽的山脉丛林,可以说没办法破除惊蛰之术,杀再多虫子也是无用的。
  袖箭被救出的时候,脸色都是苍白的,仿佛整个世界都对他充满了恶意。
  袖箭离开的时候,说了一句,“从你身上,我似乎看得了三皇时代,二十四节气是如何纵横大地的。”
  也算是一个输得起的大地天骄吧。
  袖箭走后,野巢看向眼前的山峰,那山峰再次被虫子包围,他都不用上山,都可以守住这座山峰。
  这一次,考试怎么也不可能得一个鸭蛋了吧。
  向四周看了看,早知道他也带一些学生一起,这样就能看到他刚才精彩的表演了。
  不过,他也知道,刚才的战斗,肯定是有人在看的。
  野巢伸出手,一只长着两只绿色大鼓眼的苍蝇飞到了他手上,苍蝇的眼睛中,仔细看,居然能看得刚才战斗的场景,这虫子居然能记录画面。
  野巢嘀咕了一句,那些老是笑话他倒数第一的学生,正好拿给他们看看,啧啧,他刚才喊出术的名字的时候,可是专门摆了一个最完美的姿势的。
  看来,对这个倒数第一,他十分的在意啊。
  可以说,野巢守的这座山峰是最稳当的,因为只要他躲起来,前来攻山的人面对的就是那一山的虫子,杀了又会自动补充上。
  除了雨师风后,霜桐,赤帝城拿下第三座山峰。
  而此时,飞沙和毒仓快要拿下第四座山峰了。
  飞沙和毒仓的战斗,看上去十分轻松,但也诡异无比。
  哪怕是飞沙,现在看向毒仓的眼神都觉得十分古怪。
  毒仓一愣,“怎么了?这是我新发明的术。”
  只见毒仓正在不断的吹肥皂泡泡,满天的肥皂泡泡在阳光的映照下十分的漂亮,正向山上飘去。
  而这些漂亮的泡泡并不是透明的,里面漆黑一片,看上去像是黑色的浓烟。
  的确是黑色浓烟,毒仓将他那只瘌蛤蟆巨兽的毒烟灌注在了肥皂泡泡里面。
  毒仓张嘴吹出的一片片古怪的泡泡向山上飘去。
  山上瑞帝城的人,看着泡泡稀奇得不得了,这是什么古怪的东西?
  有人伸出手指就去戳,泡泡破裂,浓烟散出。
  那人直接一阵头晕眼花脚软,躺地上去了。
  “我草,有毒,别戳破了。”
  一片大乱,好奇怪的术。
  但他们不戳,那些泡泡也会往山上树上撞。
  飞沙怎么看毒仓现在吹泡泡的样子都觉得古怪。
  在学校,那些年纪小的学生最喜欢玩这个了,能将学院吹得到处都是泡泡。
  但他却知道,毒仓也偷偷的玩,而且玩得特别好。
  没想到的是,他居然利用这种方式来传递他的毒烟。
  毒仓完全没有觉得他现在的样子有多幼稚,正一个劲的吹。
  满山黑泡泡。
  毒仓还毫无知觉的露出笑容,怎么看玩得都有些过分了。
  飞沙揉了下脑门,“上面的人估计被毒晕得差不多了,我们上去吧。”
  其实根本没这个必要,让那只巨大的癞蛤蟆直接张开嘴往上面喷烟柱子就可以了,他们两的巨兽都十分擅长大范围攻击。
  两人上山,他们的眼睛让他们能轻易的发现守山的人藏在哪里,没有被毒晕的,直接从后面补上一枪,搞偷袭,他们也能抓住先机。
  他们的眼睛,的确好用到了极点。
  解决了山脚到山巅的守卫的瑞帝城的人,两人一直往上。
  守山的是两个白骨战族的大地天骄,两人似乎并没有什么意外,反而露出了一脸的嘲讽,“原来是被我瑞帝城放弃的战族余孽,到处东躲西藏的小丑,居然也敢有站出来的一天。”
  轻蔑,不屑。
  这可以说是白瞳一族最惨痛的事情,那个曾经无怨无悔支持瑞帝的白瞳一族啊,却被人恣意的拿出来嘲讽拿捏。
  飞沙和毒仓握紧了手上的石枪,可以说他们白瞳一族灭族的罪魁祸首就是昔日的同袍白骨战族。
  灭族之仇,不可谓不大。
  白骨战族的两人似乎也看出了飞沙毒仓眼底的愤怒,不屑的笑道,“怎么还想报仇不成”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