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破阵图+番外 世界上有几万种狗_狗万 代理平台_狗万移动客户端:青山荒冢(三)

字体:[ ]

第七十三章 魔门
  小剧场: 阿灵:哇呜QAQ吓洗宝宝了,我还是个宝宝TAT我承受了我这个年纪不该有的痛和惊恐ORZ 北斗:快两百岁的宝宝? 姬幽:老娘终于说出来了,憋了一千年,爽! 萧傲笙:爽了就好,毕竟反派死于话多╮(╯_╰)╭ 大狐狸:咦师兄你今天中邪了吗居然如此犀利? 姬轻澜:毕竟是近朱者赤近墨者→_→ 大狐狸:看我干什么我跟他是安全距离表面交流! 心魔:你跟我负距离深入交流就行了=W= 大狐狸:……
  仿佛世界瞬间崩塌,天与地如锯齿般咬合在一起,只剩下那朵勃然怒放的昙花在眼中放大,直至变成一张巨大的雪白脸孔,然后从眼睛流泻下丝丝缕缕的血红。
  阿灵下意识闭上眼,耳边却传来一阵凄厉刺耳的嘶喊声,她立刻抬头,发现姬幽和北斗都不见了,自己站在一间熟悉的屋子里,脚边是一具面目全非的尸体,角落里还有个喉咙被撕开的人正捂着伤口,直勾勾地看着她,嘴巴张合好几下都说不出一个字来。
  这是阿灵最不敢回想的一幕,也是她最恐惧的夜晚。
  头顶传来令人牙酸的怪响,冰凉腥臭的液体滴落在阿灵额头上,她在这一刻心脏几乎都被吓停,不需要去看,已经知道房梁上趴着什么。没有丝毫犹豫,阿灵连滚带爬地往门口冲,脚踝却被一只手死死抓住——那具原本倒在她脚边的尸体竟然睁开了眼睛。
  “师妹……”尸体没了脸皮,一片血肉模糊,气如游丝,“救我、救救我……”
  阿灵已经吓得全身僵冷,六神无主,几乎是颤巍巍地伸手想要去扶他,只见那尸体的胸膛忽然裂开,从中挤出一个血呼啦的小脑袋。下一刻,一双青白的脚垂落在她面前,阿灵抬起头,看到辛陆氏死不瞑目的脸。
  在被掐住脖子之前,阿灵终于回过神了,她撞翻了桌子逃到窗边,直接从窗户翻了出去,又看到院子里有一对老夫妇在推磨,黄澄澄的豆子放下去,磨出来的浆子却是粘稠血液。
  看到阿灵,那跛脚的老爷子端起一碗血浆对她笑:“姑娘喝一口吧。”
  “啊——”阿灵吓得尖叫出声,眼看屋里的尸体也要爬出来,她慌不迭变成小鸟飞过院墙,本想大声呼喊北斗,却发现眼前的一切都变了样。
  街道屋舍依旧,城民却陡然增多了,那些或熟悉或陌生的面孔汇集到一起,让飞在高处的阿灵首度看清了这座城池的全貌,一半是人来人往,一半是鬼影幢幢,甚至在更远的地方,目光所能及处皆是如此,浓重的黑和凄凉的白混合在一处,只有血滟为之增色。
  昙谷十二城,生死的界限,已经被打破了。
  躁动不已的活人都是她上次来见过的,可是比起那时的光鲜,现在却已经变得形容干枯,好些都成了皮包骨头;忐忑不安的鬼影里也有不少熟面孔,如这次带他们入城的刘家婶子,她正为自己身形变化而惊恐,跟几个熟人凑在一起,却发现大家都成了这副鬼样。
  邪法作乱,生死颠倒,活着的人如行尸走肉,亡故的魂仍鲜活美好,当双方猝不及防地聚首,一时间万籁俱静,只余一片死寂。
  然后,不知是谁先出声动手,只剩皮骨的人们仿佛发了疯一样冲向那些阴魂,用脏污枯瘦的手指撕扯他们身上本该属于自己的血肉,争先恐后地撕咬吞吃,阴魂们几乎瞬间就被人群冲散,刘家婶子高声尖叫着被踩踏在地,数个佝偻枯瘦的身影立刻将她淹没,很快发出令人头皮发麻的咀嚼声,伴随着惨叫声声入耳。
  快被吓傻的阿灵浑身一颤,她下意识就要动手,却见一个年迈的老人捡起了碎肉,迫不及待地吃进嘴里,他那皱巴巴的脸很快舒展了,如获新生,焕发出经久不见的活力。
  “还给我!”
  “你们早就死了!为什么还要害人?”
  “你们不该留在世上!”
  “还我的骨血,还我的肉!”
  “……”
  耳朵里嗡嗡作响,阿灵全身僵硬,如堕冰窟。
  “怎么,你不是想救她吗?”温柔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姬幽手持一朵洁白昙花,笑盈盈地看过来。
  阿灵看到她就想逃跑,身体却好像成了木头不听使唤,她狼狈地扭过脸,颤声道:“她……她已经死了……那些人是、是在讨回自己的……”
  她说不下去了,姬幽低头嗅了嗅花香,眉间流泻哀愁:“因为是死灵,就永远不如丑恶的活人,你便可以心安理得地见死不救吗?还是说现在要死的不是你,所以你就能置身事外?”
  “我……我不是……”阿灵跪在被血光遮掩的云天上,用尽全身力气捂住了自己的耳朵,闭上眼,她不想看也不想听,可那些声音直入心底,血肉横飞的人间地狱也在脑海中清晰无比。
  姬幽抬足勾着她的下巴,阿灵怔怔地抬头,看见那双眼睛已经变成了黑底白瞳,最中央的一点银色如星子徐徐转动,摄走她全部魂灵。
  “看,你的师兄们,还有辛陆氏……他们也在里面呢。”姬幽脚尖一动,迫使她往某个方向看过去,阿灵不得不睁开眼,只见追着她过来的两位师兄和辛陆氏被发疯的人群阻挡在了一个十字路口。
  辛陆氏被人拽住脖子上的绳索带倒在地,两位师兄被涌动的人们踩烂了手脚,已经被某种本能占据全部大脑的活人不管不顾地撕开他们的伤口,更有甚者直接趴上去吞食血肉,阿灵瞳孔一缩,她看到辛陆氏朝自己所在的方向伸出了一只手。
  “救……救……”
  话没说完,那只手就被折断了。
  “她活着的时候,你们没能救她,现在你又放弃了救她。”姬幽蹲下来,轻轻抚过她眼角不知何时落下的泪水,“还有你的师兄,他们都是与你同来,一直都照顾你、爱惜你,你却总是抛下了他们……不过,这是最后一次了。”
  阿灵浑身一震,她的眼神渐渐涣散,死死盯着人群脚下蔓延开来的血滟,觉得那颜色似乎凝固在眼中,再也褪不掉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