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破阵图+番外 世界上有几万种狗_狗万 代理平台_狗万移动客户端:青山荒冢(四)

字体:[ ]

第一百零三章 解禁
  归墟之下,姬轻澜提着一盏灯笼默然而立。
  他已经在这里等了很久,所候之人尚未到来,倒也给了姬轻澜独自整理情绪的时间。
  在明光说出那些话之后,有那么一瞬间,姬轻澜觉得无比迷茫——他苦心积虑谋划的一切,原来在最初就可能已经错了方向。
  他放弃了所有孤注一掷,最终究竟能换回些什么?
  姬轻澜的神情有些恍惚,他握着提杆的手越来越紧,直到前方飘来一股犹带血香的气息,这才猛然惊醒,将一切不合时宜的表现收敛得干干净净。
  一对男女从黑暗深处由远至近,始终落后三步远的红衣女人赫然是欲艳姬,走在前面的男人一身青衫,曾经遍布身躯的血纹都已消失不见,唯有那双竖瞳猩红如昔,瞥过来的眼神不带丝毫情绪,却冰冷得令人战栗。
  姬轻澜只看了他这一眼,就知道对方已经在这段时间里彻底融合了魔龙残魂。
  先前寒魄城一役,欲艳姬重伤垂死,罗迦尊复活失败,连魔龙元神都被暮残声和萧傲笙联手斩灭,可谓是一败涂地。然而,姬轻澜毕竟奉非天尊之命而去,有些事情不能做得太过,这才在战后出手抢夺魔龙残魂,带回了最重要的伏矢命魂和胎光主神,作为青衣人修炼进阶的养料。
  魔龙已死,魔族便需要第二个罗迦尊,在复活计划失败之后,原本被作为祭品的青衣人便翻身为主。为此,非天尊不惜亲自出手毁去眠春山,还用伊兰抽走了欲艳姬曾经的爱与执迷,让这个女魔全心全意地接受这个新的“罗迦尊”,用尽她浑身解数绑缚他寸步不离,使他彻底忘却前尘,转变为魔族需要的模样。
  姬轻澜低头行礼,对青衣人恭敬地道:“见过罗迦尊。”
  他兀自走过,一言不发。
  欲艳姬在姬轻澜面前停下,曼声浅笑:“劳你久等了。”
  曾经她鲜少这样称呼非天尊,因为在欲艳姬的心里,没有比罗迦尊更高贵的主君,现在她心里至高无上的地位换了人影,自己却毫无所觉,这便是伊兰的魔力。
  姬轻澜道:“这一路可是不太平?”
  “不过一些琐碎事情罢了。”欲艳姬虽然在笑,眉眼间却带上一丝煞气,“走吧。”
  明光已经烟消云散,非天尊还留在那片荒芜的魔域中,一些灵智低微的魔物小心翼翼地绕开他,从地缝深处寻找少得可怜的食物,窸窸窣窣的啮噬声在四下响起,他却好似听不腻一样。
  “坐。”
  非天尊回首一笑,拂袖化出案几和蒲团,姬轻澜一眼就瞥见那张小案上的茶盏有五只,蒲团也是五个。
  还有谁要来?姬轻澜心下疑惑,见罗迦尊与欲艳姬已经入座,他也坐在了非天尊右手边,低眉垂首,并不碰那盏热气腾腾的茶。
  非天尊关切地道:“罗迦尊此番闭关可还顺利?”
  一直沉默的罗迦尊抬起眼,淡淡道:“尚可。”
  “那就是一切都好了。”非天尊微微一笑,将目光投向欲艳姬,“罗迦尊能恢复至此,当算你首功。”
  “大帝这话可是言重了。”欲艳姬向罗迦尊奉上热茶,眼角含情,“奴对尊上自当是尽心尽力。”
  罗迦尊目光淡淡,就着她的手喝了这盏茶。
  “既然如此,本座也就放心了。”非天尊笑道,“那么,本座交待的事情做得如何?”
  欲艳姬唇角轻勾:“回禀大帝,一切皆在我等掌握中,只待此番回转南荒,那一境便是我族在玄罗的新据点了。”
  这话语出惊人,姬轻澜瞳孔骤然一缩。
  南荒境。玄罗五境最混乱之处,它本为怪族老巢,曾经凭借强悍的天赋能力傲视天下,算是四族里最凶悍的一支,可惜怪族生而不易,能开启灵智的更少。经历了千年前那场大战后,怪族冲锋于最前,死伤也最为惨重,竟是从此一蹶不振,如今已沦为五境四族之末流,若非名震天下的重玄宫明正阁主厉殊亦是怪族出身,恐怕如今的玄罗已经少有人记得怪族的辉煌。
  可惜厉殊虽为怪族,却已经与族群断了尘缘,一心投身于道,没有大能支撑的怪族虽不至沦为下等,难免淡出南荒境高层。时至今日,偌大南荒已经是多族混居,各势力彼此分合不休,少见太平的时候,更有一群弃道魔修盘踞其中,与本土族群势成水火。
  正因如此,南荒境后来才会成为魔族卷土重来的第一个沦陷地。
  他这厢心念急转,就听欲艳姬继续道:“值此紧要关头,大帝急召我们回归,想来是有什么大事要办?”
  “不错。”非天尊缓缓道,“我要你在三日之内,暗中将两千名魔修调至北极境昙谷附近,许你生杀予夺。”
  千年以来,魔族成了玄罗的禁忌,魔修却多如过江之鲫,虽有身死道消者不计其数,仍有道心不坚的修者陆续堕入魔道,在入侵南荒之后更是成了一方气候,造下业障不知凡几。因此,在魔族还不能挣脱重重桎梏的当下,利用魔修行事是最方便的选择。
  姬轻澜心下一震,他抬头看向非天尊,忍不住道:“大帝,昙谷一役方落,眼下风波未定,重玄宫也在此处布置了人手,如此是否……”
  “正因他们留守在此,本座才要动手。”非天尊平静地道,“重玄宫要堵塞我们的活路,难道本座还要成全他们的劫后余生?”
  “可是大帝您曾立下誓曰‘不伤昙谷一条姓命’,我只怕……”
  “本座言出必行,哪怕昙谷里的一只蝼蚁都不会波及。”他目光微敛,“昙谷之外、魔修所至,皆寸草不留。”
  欲艳姬勾唇一笑:“属下领命。”
  “……”姬轻澜笼在袖中的手紧握成拳。
  非天尊看了他一眼,又道:“此外,还请罗迦尊随本座走一趟,前往北极之巅。”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