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破阵图+番外 世界上有几万种狗_狗万 代理平台_狗万移动客户端:青山荒冢(六)

字体:[ ]

第一百六十三章 封海
  暮残声适才猝不及防撞上伊兰恶眼,只觉得那目光化为利刃,直直戳进了他心脏深处,剧痛蔓延全身,凶姓却似火焰一样燃烧起来,体内的白虎法印颤动不休,牵扯得经脉俱震,像是猛虎即将出笼,以右臂上的白虎图腾为起点,金色纹路如蜘蛛丝蔓延开来,每一丝都像刀刃割过皮骨,偏不再觉得疼,反而有种让他舒适的轻松感,仿佛它们正在解开一重重桎梏。
  饮雪戟与他心意相通,尖刃上的金光愈发冰冷锐利,就在他迫不及待想要冲出去的时候,一只无形的手猛地伸出,死死扣住了他的腰。
  “醒来!”琴遗音难得冷厉的声音在他心中响起,“你要是不想不分敌我滥杀一通,就别被伊兰影响!”
  这一声厉喝恍若惊雷,几乎要爬到他脸上的金纹霎时如氵朝水倒卷,缩回右臂蛰伏起来,暮残声猛地回神,只觉得全身劲力一松,背后尽是冷汗。
  白虎法印命主杀伐,他早该渡过血海杀劫,却一直强压本姓不肯大开杀戒,作为修者他明心持正,作为兵器他还不够锋利,这点便成为他难以弥补的缺陷,稍不留意就会着了他人的道。
  倘若琴遗音不在他身边,刚才未能及时把他唤醒,他便如非天尊所愿冲杀出去,恐怕在场这千百人未死于魔族手里,倒要成为他的刀下鬼。
  暮残声定了定神,视线这才恢复清晰,他被沈阑夕往后抛出老远,恰好落在重玄宫的法船上,此时放眼望去,发现沈阑夕在出去之时就已经重新封闭结界,正与司星移并肩而立,同姬轻澜及其麾下群魔对峙,场面一触即发。
  他在心中问道:“卿音,胜算几何?”
  “如果非天尊不现身,那么这把稳赢。”琴遗音适才看得清楚,沈阑夕的修为虽然高深,却比不上暮残声和司星移,能以一针重创伊兰,除却此人善于把握战机,更重要是那道凝于针尖的青龙之力。
  青龙法印作为天下木行之极,别说是伊兰恶相,就连琴遗音自己在千年前也不肯拿玄冥木跟它对上,哪怕如今他吸收了魔罗优昙花,让玄冥木破阶进化,也只是不怵青龙,并不想与其硬碰。
  姬轻澜将伊兰恶相藏于体内,是为了出其不意地激发暮残声的凶姓,故而全神贯注,沈阑夕出手时机又抓得太过精准,以至于那根针直入伊兰眼中,非天尊好不容易才拿空蝉镜修补了伊兰,绝不可能让她折损于此。只要没了伊兰恶相,姬轻澜对上沈阑夕与司星移联手就毫无胜算。
  想到这里,暮残声蓦地向后看去,潜龙岛如定海神针般立在水上,他看不到那上面是何光景,只见得岛屿上空青气盘旋如飞龙在天,立时明白过来:“凤氏族长现已在潜龙岛上。”
  青龙法印为凤氏历代族长继承,旁人不可觊觎,即便要借用青龙之力,也得是掌印者亲允。想来在潜龙岛外惊变初发时,沈阑夕为了以防万一,没有贸然率人出岛相助,而是向凤氏主家所在的素心岛传递了急报,这才能在一照面就破了伊兰恶眼。
  姬轻澜率领群魔立于结界之外,自然看不到潜龙岛的景象,可他向来识时务,看到沈阑夕出岛,自己这边最大的依仗却已受创,飞快地估量了敌我胜算,继而风紧扯呼。
  但见他脚下火鬼“腾”地溃散,化作一片烈焰焚海纵横,业火不仅没有被海水熄灭,然而将水面煮沸,鱼虾都翻肚浮起,更有那些船只被火烧一片,刹那间热浪翻涌,狂风卷着火星呼啸直上,瞬成漫天火烧云。
  “邪魔休走!”沈阑夕冷斥一声就要去追,司星移赶紧一手拉住了他。
  “穷寇莫追,谨防有诈!”说话间,司星移指诀变换,负责布阵的二十八名弟子立时散开,七星旗裹挟着海水如蛟龙般在海上游走,将火焰悉数吞没,待到旗帜入手,海面只剩下了一片狼藉,所有魔族都趁机撤退了。
  “好精妙的火行遁法。”司星移抚摸着七星旗边角那点焦痕,他这宝物乃常念亲赐,五百年来未有损伤,没想到会在今天破了防。
  潜龙岛外出了这样的事,虽是魔族罪恶滔天,沈阑夕作为此地掌事到底不能袖手,可这人怕是铁石心肠,不但没有直接打开结界放人进来,反而重新启动禁制,让外面的修士一个个落名进入,确保每个人身份无虞,这才派遣弟子安排众人在潜龙岛上落脚,并役使水妖去收敛岛外残局,将不幸罹难的同道尸身都打捞起来。
  不是没人怨声连连,沈阑夕权当没听到,暮残声认识他不到半天,已经明白凤袭寒当时为何说“清静真人脾气古怪异常”,凤氏一族让这样铁面无情的人物坐镇潜龙岛,除却震慑宵小,恐怕还真是为了图个“清静”。
  他这样想着,脚下半点不慢,同司星移一道跟在沈阑夕背后,前往岛上栖凤楼。
  甫一踏上潜龙岛,暮残声就有种分不清梦里现实的错觉,这个地方跟他昨夜在司星移梦中所见的场景几乎一模一样,少了那些千百年前才有的奇珍异兽,楼阁殿堂一如从前,只是能看出年代痕迹并不久远,应该是仿照原样重建过。
  据琴遗音所说,梦里那是千年前的沈氏族地,现在潜龙岛依旧,主人却早换了名姓,诸般建筑怎么还依照旧制,继而他又转念想到,凤氏虽然将这里纳入自家族地,如今掌管这里事务的人却还姓沈。
  走了一段距离,他才发现潜龙岛上也有大变化,原本位于岛屿腹地的中心广场和祭坛都被拆掉了,原地建起了一座七层高的仙楼,梧桐为柱,八角悬铃,鲛人绡制成的帘帐上画有繁复符纹,尖耸的楼顶还立了一只栩栩如生的金凤凰,无愧于“栖凤楼”之名。
  栖凤楼大门紧闭,沈阑夕当先上前默念了一句咒语,这扇门就向内打开,一楼大厅里的弟子们正忙于整理医书和药材,看了眼来人就无声行礼,并不多问。
  一行三人直上五楼,这一层没有闲杂人影,布置得雅致非常,显然是待客之所。眼下里面没有外人,原本侍立的弟子也被屏退,花厅里只有一站一坐两道人影,垂手静立的素衣青年赫然是凤袭寒,坐在他身边的男人则身着墨底绿纹广袖袍,愈发衬得肤如珠雪,看不出具体年岁,听到动静时抬眼看来,目光温润不带一丝锋芒,澄澈如水。
  这便是现任凤氏族长凤灵均,亦是回天圣手凤云歌之子,凤袭寒的亲生父亲。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