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红楼之开国风云 世界上有几万种狗_狗万 代理平台_狗万移动客户端:石头与水(三)

字体:[ ]

 
第136章 新帝之八
  夏三郎回家,自然也经过了要不要明年考春闱的讨论,夏三郎如今已是五品官,何况,他是走的武官路子,对于进士功名,并没有以前的那般渴求了。何况,自从上次蛮贼入关围城,晋中军亦有损耗,且经前番教训,现在军务更加繁忙。
  他想了想,委实抽不出时间来。
  倒是许尚飞与他道,“给你假不大可能,你就平日里翻一翻书,待明年春闱,放你回帝都春闱,考完就回去继续当差。”
  夏三郎想了想,也便应了。
  许尚飞此次陛下,亦要有不少公务要经兵部批准,银粮什么的,历来是每年大头。以前是关庭宇做兵部尚书,林家与关家交好,许尚书的军务从来顺遂。如今换了大舅哥做兵部尚书,自然愈发顺利。办完公务,许尚飞惦记家里妻儿,便上折子,辞过陛下,又辞过大小舅子,回晋中去了。
  他这一走,夏三郎自然也要跟着一道回去。
  林家备了不少东西让许尚飞捎给林淳,林靖自己还单独备了一份儿。
  夏三郎走得急,都未能一道庆祝妹妹生辰。夏云初一向通情理,道,“三哥你这是公务在身,也没法子。”
  夏三郎去铺子里买了一对钗给妹妹,结果,正赶上林靖过来送生辰礼,林靖把礼匣一打开,那一匣子珠光宝气,夏三郎没好意思当面给妹妹,私下给了母亲,道,“这是我给云初买的,原想昨儿给他,偏生阿靖过来,他那一匣子珍宝,比得我都没好拿出来,娘你到时给云初吧。”又说林靖,“阿靖给云初送这般重礼,林家知道不?”
  夏夫人道,“阿靖说这是他私房。”
  “他小小人儿,如何这许多私房?”
  夏夫人道,“听云初些,当年阿靖从宫里出来,先太后就给了他不少产业。阿靖这孩子,心实,我都想好了,这些东西,都是他给云初的,以后自然叫云初再陪嫁过去。”
  夏三郎道,“跟阿靖一比,我怎么跟个穷鬼似的。”
  夏夫人好笑,“这叫什么话,你自有你的心意,再者,心意不看东西贵贱。”
  夏三郎也只是随口一说,林靖对他妹妹好,夏三郎高兴还来不及,夏三郎道,“别说,往日间看我爹总是一幅古板脸,给妹妹定的这亲事当真不错。”不在于林家门第多么富贵,关键是,林靖对妹妹肯用心。
  夏夫人笑,“你这话虽是实话,可叫你爹听到,又要挨训了。”
  “当着爹的面儿,我如何敢说。”
  “什么不敢说啊。”夏尚书遛遛达达的进来,夏三郎给捉个正着,连忙寻个由头,逃了出去。夏尚书直叹气,“这么大人,也没个正形。”
  原本夏尚书想着趁儿子回家,着紧的把亲事定下来,结果,就呆这三天半,可如何议亲。不过,明年儿子春闱,夏尚书对三子期望颇深,想着待儿子明年春闱后,徜得榜上有名,再议亲也不迟。
  待许尚飞、夏三郎走后,林靖过来给未婚妻庆了十四岁芳辰。
  林靖与未婚妻道,“明年你就十五了,正是及笄之年。我那里有一支姑母给我的羊脂玉长簪,那簪子,是当年祖母传给姑母,姑母又给我的,说将来给你及笄用。待你及笄,就用那簪。”
  夏云初道,“既是长辈所赐,自然该用的。”
  林靖还悄悄道,“我哥说了,我十六咱们就成亲。”
  夏云初给林靖这没遮拦的话羞红了脸,说他,“越大越没个羞臊,什么话都说。”
  “这可怎么啦,说出来也叫你高兴高兴。”
  夏云初绞着帕子,羞道,“我高兴什么呀。”
  “再过三年你就能嫁给我了,还不高兴。”
  夏云初笑啐一句,“越发厚脸皮,你才该高兴呢。”
  “是是,我高兴的了不得。”
  夏云初终是忍不住被逗笑。
  她如今年纪渐长,少时跳脱减少,多了些女孩儿的温柔恬静。平日里做个针线,都不会忘记给林靖做个荷包绣个手帕的,唉哟,把林靖美的哟。一得了未婚妻的东西,恨不能显摆的天下人都知晓。
  贺过夏云初芳辰,关大将军还朝。
  关庭宇不论身份还是地位,他还朝,举朝嘱目。
  便是新君陈柒宝对于这位立有赫赫战功的大将军都是极为看重,具体君臣相见是何情形,林靖是不晓得的,不过,听关小二说,关大将军陛见当日便被新君留下用了两餐,陈庭宇上午到的,不回家,先进宫述职。待中午,陈柒宝赐膳。用过午饭,继续说牧州府之事,一直说到傍晚,陈柒宝又赐了晚膳。晚膳后,方令关大将军回府。
  只从这两餐御膳,便可看出陈柒宝对于这位大将军的重视。
  这种重视,都有些令孔家不安了。
  孔国公十分担心关大将军得势后算先前旧账。
  不过,陈柒宝并没有让关庭宇久留帝都的意思,牧州府军备重建,这不是小事,更不是轻松的事,非有关庭宇这样的宿将,陈柒宝不能放心的。
  但,陈柒宝令朝中上下颇为震惊的事,此次,关庭宇述职完毕回牧州府时,关庭宇令关庭宇将留在帝都的妻儿都带了去。陈柒宝道,“大将军四朝忠臣,朕要是信不过大将军,还能信得过谁。:让关庭宇只管带着妻儿一道赴任。
  关庭宇之感激,林靖哪怕未亲眼所见,只见关小二过来与他说要随父亲去牧州府时脸上的喜悦,就能相像出来。
  林靖都觉着,新君此事做得极是高明。
  而且,这事儿,唯有新君做,关家才会如此感激。
  当年孔太后,即便知关庭宇忠心,也不敢冒这个险。何况,当年即便孔太后令关家一家子一道去牧州府,怕是关家也没有如今的感激。因为,令关庭宇远走牧州府的罪魁祸首,便是孔家。
  新君这等手段,便是谢国公这样的老家伙,也得说一句,“当真明君之相!”
  新君有这等气象,阖朝所乐见。
  只是,新君的明睿形象刚刚竖立起来,却是在要紧的时候被襄阳公败了个精光。就在这一年的夏天,发生了载入史册的一桩抢婚事件。
  其实,如果只是寻常的抢婚,并不足以载入史册,毕竟这样的事,哪朝哪代都有。但,此事之所以被史书大书特书,是因为,此事直接导致靖安侯林靖逃离帝都。而靖安侯林靖,这位辅佐新朝太祖开国的赫赫权臣,史书中的记载是:
  太祖曾云:朕先得靖安,而后得天下。
  一切的一切,自□□元年拉开帷幕。
  □□,是新君陈柒宝的年号。
  □□元年,林靖刚刚送走竹马关小二一家,两人很有一番依依不舍,林靖送关小二送出十里地,俩人相约每月必要给对方写信,然后,方依依不舍的望着关小二跟着家人走了。
  自关小二走后,林靖恹恹好些天,没精神。
  崔谨然时常过来寻林靖,看他这样,劝他道,“瞧你这样儿,知道是关小二走了,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情郎不见了呢。”
  “屁!还你情郎哪!”林靖道,“不只是关小二,要是哪天你突然走了,我也不习惯呢。”
  崔谨然一样是林靖少时小伙伴,说来,崔谨然小时候还常去宫里陪林靖玩耍呢。俩人在官学亦是同窗,一向说得来。正说话呢,越氏打发人过来寻林靖,看那丫环神色紧张,林靖问,“怎么了,这个模样,可是有什么事?”
  侍女福儿是越氏身边的大丫环,先道,“四老爷,你可别着急,夫人叫我过来请你过去,夏家来人,说夏姑娘出事了。”
  林靖顾不得招呼崔谨然,连忙起身去了。
  过来的是夏家五郎,夏五郎眼圈都是肿的,越氏正在拭泪,见林靖过来,越氏哽咽道,“这事,谁也想不到的,四叔先不要生气。”
  “怎么了?”林靖问。
  没人说话,林靖急了,问,“到底出什么事了。”
  夏五郎还没开口,眼泪就滚了下来。夏五郎是流着眼泪说的,夏云初去孔家参加孔家姑娘的诗会,回来时车辆被人劫了,待下人跑回家报信,夏家人去找时,才知道是襄阳公着人劫的,说是相中了夏云初,要娶夏云初做续弦。
  林靖听得此事,当下气得将一套桌上摆着的茶具扫了出去,咣啷一声巨响,整个红木茶几都翻了出去。林靖如此震怒,惊的越氏与夏五郎连忙起身,皆是一句话不敢说。林靖狠狠的喘了口气,问,“夏妹妹如何了?”
  夏五郎摇摇头,泣道,“我姐姐说,再配不得阿靖哥你的。”
  林靖当天就去夏家瞧了夏云初一回,夏夫人眼中那泪就没停过,夏尚书也从衙门回来了。林靖原想去瞧夏云初,夏云初在房里,谁都未见。林靖与夏尚书道,“去岁我回乡,看老家曲阜风景秀丽,人物风流,极好的地方。我与云初立刻完婚,婚后,我们去曲阜。”
  夏尚书唇角微颤,道,“阿靖你是厚道人,只是,我家,我家……”
  “难不成,还叫夏妹妹真去给襄阳公做续弦!”
  “我就是拼了这条命,也不能叫云初受这样的侮辱!”
  林靖缓了口气,“自来男人三妻四妾,贞CAO这东西,不过专为女人设的禁锢。要论贞CAO,哪个男人又有贞CAO了。我并不在意这个。先办了亲事,我们回老家住些日子,离了这帝都,过上几年,待我们有了孩子,夏妹妹也就能想开了。”
  夏夫人蓦地痛哭。
 
 
第137章 新帝之九
  林靖不是不恨,不是不怒,事实上,如果襄阳公在他跟前,他直接捅死那老东西都不解恨。
  但,相对于襄阳公这种恶心的臭虫,林靖更担心未婚妻。
  要成亲必然要所准备,林靖说要成亲,越氏连忙张罗人去准备。虽林靖说了,不必大派请帖,但该有的布置也得有。夏家那里,夏夫人夏尚书都在劝闺女,劝闺女想开些,世间寡妇再嫁都不稀奇,何况林靖这样的心胸,诚心求娶。眼下虽艰难,慢慢过上几年,日子总能好的。
  夏尚书还要去宫里告状,就是林翊也不能罢休啊!
  林夏两家的亲事,可是一早就定了的!帝都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陈柒宝骤听闻此事,当下气得眼前一黑,立刻命内侍宣襄阳公觐见。襄阳公就一句话,“人已是我的了,我就要她做续统,正经国公夫人,怎么,还委屈她不成!”
  陈柒宝冷冷问,“是谁陪在国公身边做的此事?”
  襄阳公冷眼斜睨这个庶子一眼,道,“你这是问你爹呢!”
  陈柒宝气得心口疼,襄阳公不好处置,陈柒宝命内侍直接到国公府拿了大小管事,就绑到襄阳公府的院子里,直接活活鞭死,便是那个萧远峰萧总管,前番在谢家人手里逃得一命,此次却是神仙难救!鞭死之后,不许下葬,人头就挂在国公府大门的额匾上。
  这下子,襄阳公总算是给吓得不轻,因着长子次子都吓尿了,轮番的劝他,“小七现在做了皇帝,惹恼了他,有什么好处?如今咱们这府,外人无一个敢来的。总是和气着些,父亲还怕没好处么。小七便是不顾咱们,也得顾他自己的颜面。”
  陈柒宝处置了一府管事,明显不能令林夏两家满意,陈柒宝费了血劲,请孔太后出面,方是堪堪把两家安抚住了。
  林翊回家听妻子说,林靖想尽快完婚的事。
  林翊叹道,“咱们两家本就有婚约,这事,虽有些委屈阿靖,既是他愿意,也便如他的愿吧。”
  就是二老太爷听闻此事后都说,“阿靖这孩子,小时候有些骄气,不想这样的仁义。”
  二老太太道,“就该把那个狗屎襄阳公剁成八半!”
  两家亲事就定在三天后,原该是大喜的日子,可发生这样的事,当真是没有半点儿喜气。林靖早早起床,待两家过了聘礼,送了嫁妆,林靖按着吉时过去迎亲。但没想到,襄阳公也打扮得一身喜服去了,襄阳公是当真瞧中了夏云初,他放低身段,与林靖哀求道,“林四爷,你还年轻,家中国公门第,以后什么样的媳妇娶不着。我这把年纪了,是真的喜欢云初,你就把他让给我吧。算我求你。”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