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个性橡皮擦,毁灭世界[综] 世界上有几万种狗_狗万 代理平台_狗万移动客户端:络池(下)

字体:[ ]

第51章 五十一只小野猫
  从绿谷家摔门而去了相良走在了街道上面, 此时的心情依旧没办法平静。
  你要他怎么平静?难道应该满脸笑意的夸墙上的照片照的真好看?
  对,没错,那是他的母亲, 但为什么身为他的母亲那个女人却不管不顾他那么多年!
  不管是十年前还是十年后, 他的生活中从来都没有那个女人的存在!她凭什么说她说一个母亲!?
  口口声声的说是为了你好, 但却什么都不说!明明知道关于他死亡的事情, 但就是一直在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那个女人说什么?把他从那个世界夺过来?只会假惺惺的跟人面前装圣母!
  要是真对他那么在意那么原来干嘛要把他丢掉!如果不是因为那个女人自己去了意大利对他根本不搭理那他干嘛要去银龙会!?
  那个女人以为他不知道自己身体的状况!?脑子震荡了几回他心里有数!
  他都死了,那个女人还不肯放过他!一次又一次再让他重新踏入这个深渊之中。
  相良来到了当时来到这里的时候出现的那个公园里, 站在最高的山丘上面俯视着这个城市的一切。
  死都死过了,他又回到了十年前。现在他突然想知道要是从这里跳下去的话,究竟是会死了,还是会回到十年后,亦或者——
  又会再次的穿越进别的时空之中。
  “……他这个家伙怎么跟一个小屁孩一样。”站在山丘下面的死柄木吊抬头看了看相良, 确定了相良一副要跳下去的模样。
  动不动就要去自杀这家伙是傻吗。
  迈开了步子准备登上山丘上面的死柄木吊突然停下了脚步,瞪大了眼睛看向了相良旁边突然出现的那个男人, 随后赶紧在山丘的脚下躲了起来。
  是欧尔麦特!
  “嘿!少年!”就像死柄木吊看到的那样欧尔麦特出现在了相良的面前,然后他就顶着那张美漫脸拍向了相良的肩膀。
  原本正出神的相良被欧尔麦特拍了一下直接打断了他自己的思路,随后相良就转过了头怒视起了欧尔麦特,在看到了他的脸之后就变得更加暴怒。
  “滚开!你这个会漏气的家伙!”相良说道。
  被相良吼了一声的欧尔麦特瞬间懵了一下, 再次确认了自己确实没见过面前的相良。
  原本欧尔麦特来千叶这边是有点事情的, 他是要来详细的调查出来关于英雄艾塔无故辞去英雄之位去了意大利的一些事情的。
  关于那个英雄艾塔的事情,他还是有所耳闻的,据说辞掉了英雄的职业是为了去意大利,继承黑手党什么的……
  典型的不努力就要回去继承百万家业?
  然后在路上, 他就看到了站在山丘上面的相良。
  本来他没打算管, 但是大老远他就能看到这个少年脸上露出来的挣扎与怒意。
  虽说生气只是一种很平常的情绪,但身为和平的象征的欧尔麦特还是不由自主的就向这边走了过来。
  而且他也不能坐着不管啊, 这个少年他与他要调查的对象竟然有着莫名的神似。
  不知道是身上散发出来的感觉还是相貌,总之欧尔麦特就是感觉这个少年与英雄艾塔十分的相像。
  不过……会漏气是什么意思?
  欧尔麦特的脑子里过了九九八十一个猜测,然后就想到了关于自己原来的样貌。
  ……要是这个少年说的是那样子的话,确实是会漏气没错了。
  当时的欧尔麦特之所以会有变身时效都是因为五年前与all for one的那场战斗上面受了重伤,而现在是十年前,欧尔麦特还没跟all for one战斗过,所以一时间听不懂相良在说什么也很正常。
  “少年,有什么烦心事不如对着天空大喊哦!”欧尔麦特露出了他的经典笑容,阳光反射到他的牙上面简直就像加了光效一样。
  竟然是欧尔麦特!
  躲在山丘下面的死柄木吊有些兴奋的看向了山丘上面站着的那个男人,强忍住了自己想要上前攻击的身子。
  那是欧尔麦特!是和平的象征!是最耀眼的男人!
  快去啊!快去杀了他!
  死柄木吊严重的疯狂越来越浓烈,杀意在他的周围也越来越肆意。
  “是谁!”感受到了杀气的欧尔麦特警惕的叫出了声。
  这是一股骇人的杀气,不仅如此,比起说是杀气倒不如说是一种死气!
  这种可怕的气息……明明只有all for one那个男人!
  相良听到了欧尔麦特的声音之后抬起了头,之后过了一会才感受到了死柄木吊的杀气。
  相良没有欧尔麦特的警惕心强,再加上他现在的心情非常不好情绪正处于不稳定的状态,所以一开始的时候他并没有感受到死柄木吊的杀气也正常。
  要不是听到了欧尔麦特的大叫他还不知道周围可能有人在身边。
  这个白痴也太明显了。
  相良紧皱着眉头的他就转动了眼眸看向了死柄木吊所在的那个位置。
  死柄木吊看到了相良盯住了自己,接着也回望了过去盯住相良的那双还有些怒意的眸子后勾起了嘴角。
  再见了,叛逆的英雄二代。
  接着死柄木吊的背后就出现了黑雾的传送门,死柄木吊抬脚往后又去,直接踏进了传送门之中。
  “消失了……”欧尔麦特轻喃了一声,接着收回了自己作战的姿势。
  刚刚的那股杀气确实来的十分汹涌,就连欧尔麦特都十分的警惕了起来。
  “英雄就只会打架吗。”相良嗤道。
  欧尔麦特下意识的动作他看的一清二楚,倒不是他刻意的给死柄木吊开脱,而是嗤笑于欧尔麦特的直接动作。
  果然每个英雄都是这样吗,为了所谓的和平不惜一切,就算失去自己所有的一切也依旧还真的做。
  这在外人的眼中过于是高尚的,是让人憧憬的,但作为英雄后代的相良却想要嘲笑所有的英雄。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