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对不起,您所登陆的游戏无法退出 世界上有几万种狗_狗万 代理平台_狗万移动客户端:大狗(上)

字体:[ ]

  文案:
  死亡游戏,强制登陆,登陆请点击左下角,退出请到阿富han(四声)排队谢谢!
  霍隰(xí):我们不升级,我们只做经验的搬运工~
  宿吾:同上!
 
 
第1章 迷情地铁
  霍隰睁开眼就坐在地铁里,拥挤的人氵朝,列车车厢里的风吹的他有些不真实。
  地铁?
  霍隰一时间有些恍惚,旁边嘈杂的话语声带来一些真实。
  为什么会在地铁上?霍隰记得自己明明是在参加公司与合作的游戏公司的酒会上,项目经理喝多了扯着对方公司的负责人争辩,场面一度混乱几个实习生和他一起去拉架,参与的人数众多,又不能下狠手,他只好客客气气的用语言劝阻,没说上两句对方就撸起袖子冲了过来,结果对方没站稳就扑了过来他只不过是伸手一接就双腿一软晕了过去。
  失去意识之前他还在思考酒会上的酒怎么劲儿这么大!
  喝多了?
  机械的女声播报着:“列车运行前方高升桥,有在高升桥下车乘客,请提前做好准备。”
  霍隰偏头看了一眼头上的显示屏,高升桥站的灯一闪闪的,证实了这是一辆正在运行的地铁。
  车门打开,人群向沙丁鱼罐头一样往外挤。
  车门又随着警报声关上。
  列车空了一半,霍隰侧过头就能看见旁边的车厢也几乎是空了一半,剩下少数人低着头看手机。
  霍隰伸手摸了一下自己的手机,发现居然关机了,他在开机键上按了一下,屏幕上刚刚亮起标志,整个车厢剧烈晃动了一下,眼前就剩一片黑暗。
  CAO?!
  手机经过短暂的黑屏才开了机,借着微弱的手机光,霍隰打探了一下四周。
  很黑,什么都看不到。
  车窗玻璃隐约能看到自己的脸。
  霍隰试图求救,他开口喊了一声:“有人吗?”
  声音传了很远,却没有人回应。
  他打开手机看了一眼,没有信号,报警都没有办法。
  车厢里风开始带着些寒意,霍隰衬衣短袖下面的皮肤激起一层鸡皮疙瘩。
  黑暗中有脚步声传来,清晰的磕在地上,像是硬皮靴子走在地板上的感觉。
  车厢里的灯亮了一下,紧跟着车身又是剧烈的一阵晃荡,黑暗中出现了一道类似于进度条的亮绿色光条,从左到右开始加载。
  冰冷机械的声音说到【游戏开始载入……】光条开始移动,视线的左下角出现一个百分比图案。
  10%
  30%
  50%
  70%
  85%
  99%……
  100%
  【游戏加载成功,玩家选择登陆。】
  这什么东西?
  霍隰觉得自己是不是假酒喝多了开始产生幻觉。
  【请玩家选择登陆。】冰冷机械的声音再次说道。
  蹬什么陆,明天还上不上班了?
  退出口在哪里?
  霍隰左右看了一眼,并没有退出口。什么意思?强制登陆?
  霍隰不过是犹豫了一下,没想到它自己倒是主动选择了登陆。
  【登陆成功,剧情载入中……】
  靠……
  【剧情载入成功。】
  【玩家霍隰上线。】
  载入光条从左跑到右,到了满格,车厢啪的一亮,就像是有人突然打开了开关。
  车厢空了。
  整个列车就只剩下霍隰一个人。
  这他妈真的是喝的假酒!
  霍隰心里一阵嘀咕,喝
  假酒做的梦都是神经兮兮的,今天算是长见识了。
  车厢一直停着,说是剧情载入也没见有啥剧情。他转头看了一眼车窗,外面一片漆黑,也不知道这地铁是开还是不开。
  冷汗顺着脖子开始往下掉,霍隰一瞬间觉得有些不对劲。
  太安静了,从一开始就太安静了,坐过地铁都知道,这么多人在车厢里难免会有说话声手机提示声等等,可是刚开始列车安静的就像是有人把音量键关了一样。
  列车抖了一下,就好像真的要醒了一样,却只听车门滴滴滴的打开却上来了一群人。
  这群人相互间不说话,在霍隰所在的车厢里找了位置坐下,格外的……有组织有纪律,他们的眼光在霍隰脸上打量,仿佛他是个异类一样。
  这群人说不上来的怪异,像是互不认识但又在上车后及其默契的不说话,坐在霍隰左右的位置上,目光都落在他身上。
  整个车厢安静的可怕。
  广播传来一阵尖锐的嘈杂,瞬间便没了声音。
  列车猛的开启,开出了复兴号的感觉,霍隰的身体顺着惯姓往旁边划了至少三十公分。
  一路放飞自我,开了大概有十多分钟才停下,车窗外的环境一片漆黑,周围坐着的人收回放在他身上打量的目光不约而同的站了起来在车门前排队等候。
  素质高的一匹。
  车门“滴滴滴”的打开,望出去意料之中的不是站台,漆黑一片。
  下一秒排着队的这群人中就有人带着头就往下跳,惊的霍隰憋不住喊了一声:“喂!”
  结果人家就跟没听到似的瞬间就没了影。
  后面拍着的人也跟着往下跳,一个个就像是敢死队一样,跳的义无反顾。饶是霍隰再怎么淡定,对着这种类似于排队找死的模式还是颇有怀疑。
  前面的人跟下饺子似的往下跳,落下去的人没有叫喊,没有落在地上的声音,安静的就像是跳下去就消失了一般,转瞬间车厢就空了。
  车厢里又只剩霍隰一个人,他一个人还站着,背上的冷汗让他老觉得自己下一秒就会被人推下去。
  头顶的灯开始闪,特别像是恐怖电影里主角遇难的前兆。霍隰往前走了几步,看着车门外的黑暗,一咬牙闭眼跳了下去。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