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心狂 世界上有几万种狗_狗万 代理平台_狗万移动客户端:初禾(四)

字体:[ ]

第107章 为善(27)
  粱奚镇外的土葬墓群里,有一座双人墓,和牟勤之与何英华那高价买来的墓相比,这座年岁更久的墓看上去更有人气。
  老人在墓前插着粗香细香,一边烧纸一边告诉徐椿,“海渊的亲生父母就葬在这里,他过去每年都回来扫墓的,很久没来过了。柳兰在世时,时常帮他来看看,柳兰走了,就由我来。”
  刑侦局,重案组。
  “牟海渊的亲生父母一个死于饥荒,当时牟海渊才十来岁,一个死于牟海渊成名之前,两人都没有看到牟海渊成材。”方远航理完徐椿发回来的线索,感慨道:“难怪后来牟海渊对‘尽孝’这么执着,没有亲生父母,创造条件也要孝顺‘父母’。”
  明恕却摇头,“他不是对‘尽孝’执着,他是对‘成为孝子’执着。”
  方远航问:“这有区别吗?”
  “当然有。”明恕说:“你说的‘尽孝’,是他真心实意孝顺父母,而‘成为孝子’,是他做给外界看。几十年前武打片火爆,牟海渊的长相、打法都说不上有特点,相应地,他的人气也说不上旺。他必须给自己打造一个有别于他人的特点,于是选择了‘孝顺’。从牟勤之和何英华在别墅里的生活就能看出来,他所做的一切,表演的成分更多。”
  方远航想了想,“这倒是,牟海渊一个将自己的错误清算在别人身上的人,还谈什么孝道。他最在意的恐怕是他小时候的困窘,他最可怜的是小时候的自己,所以才会在富有之后做青少年慈善。”
  明恕沉默了好一阵。
  易飞说:“小明?”
  “现在牟海渊的背景清晰了,他的动机也明确了。”明恕长吸一口气,神情凝重,“但是他人呢?我们的推断再接近事实,找不到人也没用。”
  闻言,易飞右拳抵住唇。
  这确实是现在最麻烦的问题。很多十几年甚至几十年都未侦破的案子就是这样,线索有了,证据也有了,精确锁定嫌疑人,但无论怎么找,都找不到嫌疑人。有的案子则是,终于找到了嫌疑人,嫌疑人已经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死亡。
  重案组手上的两桩案子,都面临相同的问题。
  “秦英二十一年前被窥尘所救。”明恕靠在椅背里,闭着眼睛说:“秦家于他而言有不可不报之仇,但反过来,窥尘对他来说,应当有不可不报之恩。对仇恨越执着的人,对别人给予的恩惠也越会谨记于心。秦英……”
  说着,明恕忽然睁开眼,“如果杀害5-8四人的就是秦英,那么在他复仇之前或者之后,他起码应该到祈月山上去看一看窥尘,以及当年照顾过他的僧人。”
  易飞说:“但这很有可能暴露他自己。”
  “不至于。”明恕摇头,“祈月山,隆成路,八竿子打不着的两个地方,怎么暴露?如果祈月山风平浪静,我们再怎么查5-8的案子,也查不到祈月山去。”
  “可秦英没有必要去见窥尘啊,当年救他的窥尘不是已经死了吗?”方远航说完忽然一怔,“不对!当年的窥尘已经死亡,现在的窥尘是牟海渊假扮,但秦英不一定知道,所以他还是会上山拜访!”
  明恕抄起手,蹙眉看着方远航。
  方远航被看得发毛,“师傅?”
  “假设,我只是假设。”明恕翻开笔记本,迅速在上面涂写,“秦英返回冬邺市复仇,他的目标是秦雄一家,但在复仇之前,他想去看看于他有救命之恩的僧人。于是他去到海镜寺,发现照顾过他的胡成医已经离开,而窥尘大师不再是他记忆中的恩人。他会怎么做?”
  易飞说:“以一个复仇者的思路去想,秦英会观察窥尘大师,分析蛛丝马迹,最后……”
  明恕说:“最后发现,窥尘大师已经被‘调包’!”
  “我靠!”方远航说:“那当秦英发现真相,他岂不是会很愤怒?他会不会逼问牟海渊窥尘大师到哪里去了?”
  易飞说:“秦英可能会杀掉假的窥尘。其实按照牟海渊所谓的‘赎罪’逻辑,他应该是在山上将被他召集来的僧人杀光,然后再找个什么理由离开,但他六月就闭关,一闭关就消失,此后也没有杀掉海镜寺的任何一人,这等于是,他还没有赎完罪,就逃走了。”
  “我本来认为,牟海渊暂缓‘赎罪’,以闭关为借口消失的原因是,他意识到自己无法像杀害褚江三人一样杀死殷小丰或者方平旭,所以先离开,另想一种手段。”明恕盯着笔记本上的鬼画符,“但现在多了一种可能,那就是他发现自己可能被盯上了,所以不得不离开。”
  方远航一阵头痛,“那我现在是不是该再审一回寺里的僧人?胡成医说秦英离开后再也没有回过海镜寺,但他知道的是三年前的事,秦英如果今年或者去年到过海镜寺呢?”
  “当然要审。”明恕将笔“啪”一声扣在笔记本上,“这次着重审楚信。”
  “楚信?”方远航诧异,“他的身上没有牟海渊任何一条特质,他会在海镜寺出家,只是巧合。”
  易飞却道:“我赞同小明。对最近这一连串案子的侦查,我们都因为各种原因而疏忽楚信,将他放在一个可查可不查的位置。最早是因为他是楚氏的人,背景调查初步做下来,他的疑点最少,后来又因为他和牟海渊的‘罪行’对不上号。可查到现在,说实话,我已经感到查无可查,基本是撞进死胡同了,那楚信这个人,就必须好好摸一摸。他看起来是最没有动机的,但当其他该排除的都已经排除了,剩下的就只有他。”
  “心脏手术。”明恕说:“楚信七年前做过心脏手术,国内不是没有最顶尖的医疗团队,楚家为什么要安排他在国外去动这场手术?手术前后,是不是有什么不能让人知晓的事?”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