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信息素被毁以后 世界上有几万种狗_狗万 代理平台_狗万移动客户端:独来(上)

字体:[ ]

  文案
  叶轻是个Omega,十八岁分化时,才发现自己是被抱错的豪门少爷。
  回去豪门家中,亲生父母对他失望,未婚夫对他厌恶。他甚至被人彻底标记生下孩子后,腺体被毁,陷入昏迷。
  而他那个弟弟,温柔善良重生回来的弟弟,高调和陆家少爷订了婚。
 
  就在两家盛大的婚礼前一个月,昏迷了三年的叶轻醒了。
 
  人人或怜悯,或幸灾乐祸。腺体被毁的Omega,不能散发信息素,不能对alpha产生吸引力,不再有结合热,相当于残废,而且无法复原。
  叶轻静静垂眸,没人知道他这三年经历过什么,他曾到过另一个世界。
 
  陆家庄园新来了个小花匠,是个腺体被毁的残废Omega,经常有alpha骚扰他。佣人们可怜他,却震惊发现,这个看起来弱小又可怜的Omega,一拳就能把一个alpha抡倒在地。
 
  陆泽洲三年前意外标记过一个Omega,三年后,竟然在一个残废Omega的身上,隐隐约约闻到了同样信息素的味道。
  结合热期,陆泽洲把人抵在墙上,低头咬住对方后颈,对方微微一颤,下一秒,陆泽洲就被抡飞了出去。
  陆泽洲:……发个情好难。
 
  内容标签: 生子 幻想空间 豪门世家
  搜索关键字:主角:叶轻,陆泽洲 ┃ 配角: ┃ 其它:
 
  作品简评:
  叶轻是个Omega,十八岁时,才知道自己是叶家被抱错的豪门少爷。重生回来的弟弟算计他,让他被亲生父母失望,甚至被人彻底标记生下孩子后,毁去腺体,陷入昏迷。昏迷的三年里,他的灵魂去了另一个世界,获得了一项技能。在重生回来的弟弟婚礼前一个月,醒了过来。
  本文从主角醒来后开始叙述,如何一步步得知当年的真相,找回自己的孩子,在原本只想保护家人平静过日子中,最终复仇并且有情人终成眷属。本文行文流畅、甜而不腻,是一篇有些慢热的复仇虐渣小甜文。
 
 
第1章 
  上午九点刚过,中心医院五楼,护士长领着几个护士正在查房。前面几间都是多人病房,有条不紊查到最后一间,推开门,里面只在窗户对面,摆放着一张病床。
  病床上躺着一个年轻人,面容苍白,闭着眼睛一动不动,如果不是旁边的监测仪器,显示着平稳的生命数值,年轻人看起来,像是已经不在人世了。
  吴曼曼是上个星期新来的护士,她目光同情看着病床上的年轻人。这个年轻人的病历她看过,叫叶轻,是个omega,出了严重意外腺体受损,陷入昏迷,已经整整三年了。
  omega的腺体有多么重要,她这个beta都知道。能生孩子,能散发信息素吸引alpha,都依靠腺体,一旦腺体受到损害,omega的信息素就会消失,生育能力也随之丧失。
  现在的医学技术,还没有找到修复腺体的方法,也就是说,这种损害,是不可逆转,无法复原的。腺体受损,就相当于终身残废。
  这个年轻人是三年前昏迷后才转院过来的,吴曼曼不清楚他究竟是出了什么严重的意外,腺体这么重要的部位都受到了损害。已经三年了,他还能醒过来吗?吴曼曼的目光越加同情,多好看的一个omega,真可惜。
  护士长检查了一下仪器,记录完数据,就带着几个小护士往门口走。吴曼曼正要把目光从年轻人身上收回,目光随意滑过年轻人放在身侧床单上的手,眼睛倏地睁大了。
  “护士长,病人动了!”
  叶重接到医院的电话赶过来,早春浸着寒意的天气,出了一身的汗。他等不及电梯,一瘸一拐爬楼梯上来,用力推开病房门。
  散发着消毒水气味的病房内空空荡荡,病床上被子掀开,躺在上面的人不见了,他心一惊转身,走廊上一个小护士推着轮椅往这边走过来。
  早春寡淡绵软的阳光从走廊窗户照射而入,轮椅上的人注视着窗外。小护士低头对他说了什么,他转头看见叶重,苍白面容有些恍惚,半晌,嘶哑的出声,“哥。”
  一瞬间,叶重的眼泪险些夺眶而出。
  “他刚醒,嗓子还不习惯说话,你少跟他说几句。”吴曼曼推着轮椅进病房,交代了几句,就转身带上门出去了。
  “你醒过来了……你醒过来了真好。”叶重颤抖着手,上前把叶轻抱入怀中,眼眶通红,声音哽咽。
  叶轻静静靠在哥哥怀里,半晌轻声问:“我怎么……在这里?”
  他记得他应该是在静北路上的一栋别墅。
  “叶家送你过来的。”叶重不想多说,伸手摸摸弟弟的头发,“护士让你少说话。渴不渴,我给你倒水。”
  他放开叶轻,转身去倒水。
  看着他一瘸一拐的背影,叶轻目光轻颤,“哥,你的腿……”
  叶重倒水的动作一顿,轻描淡写道:“工作的时候出了点意外。”
  “来,我喂你。”叶重转身,端着水杯凑近叶轻的嘴唇。昏迷三年,哪怕请了护工每天都按摩身体,叶轻的双手一时还是没有力气。
  叶轻低头喝了一口水,急急追问:“什么意外?是不是和叶家有关系?”
  “没关系,就只是单纯的意外。你别担心,已经这样挺久了,哥哥都习惯了。”叶重放下水杯,朝他笑了笑。
  叶轻眼眶泛红,他记得昏迷之前,他的哥哥是个刚大学毕业意气风发的青年,虽然是个beta,但是学习优异,很有设计天赋,签了一家大型的设计公司。但是现在,叶轻抓住哥哥粗糙带着细小划痕的手掌,想问他这三年都是在哪里上班。
  “我推你到外面晒晒太阳。”叶重有些局促的把手从弟弟手里抽出来,推着轮椅出去。
  走到电梯口,叶重才想起来,“忘了给你拿外套。”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