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信息素被毁以后 世界上有几万种狗_狗万 代理平台_狗万移动客户端:独来(下)

字体:[ ]

第46章 
  很快有人扒出, 这个陌生小设计师的微博, 只是个小号。主人是刚因为星璨珠宝大赛,进入陆生珠宝的那个叫袁江的设计师。
  因为刚过去不久的珠宝大赛, 陆生珠宝的大手笔活动,很多网友都给比赛的作品投过票。那个叫袁江的小设计师的作品,是网友评选中高票当选的第一名。因此网友还记得他。
  很快又有人发现, LK官网公布的疑似抄袭珠宝设计图的设计师,是叶橙, 也参加了刚过去不久的星璨珠宝大赛,虽然在网友评选中只是第二名, 但是在最终的评委评选中, 夺得了冠军。不仅如此,叶橙还是珠宝圈子里很有前途的设计师,在星璨珠宝大赛前就得了好几个珠宝设计大奖,设计出的作品, 很受欢迎。
  这还不够,很快又有人通过小号发的为数不多的几条微博扒出, 那个叫袁江的设计师, 很可能不是新人,而是两年多前曾设计出大火的繁星系列珠宝, 那个叫姜源的天才少年珠宝设计师。
  天才少年, 又是Omega, 当年姜源在网上很是火了一段时间。但很快就销声匿迹, 没了踪影, 也没见他设计出新的作品。就在网友们纷纷疑惑他这两年去了哪里,又怎么会用假名来参加珠宝比赛时,一段音频出现在了网上。
  音频正是姜源被抓去望安街小诊所的地下室时,和叶橙的那段对话。有知情者爆料,姜源失踪的两年,是被关了起来,还被丧心病狂的抽取了腺体里的血。
  对话里提到的吴教授,也顺利被扒了出来。有京市医科大学的学生出来科普吴教授当年被学校辞退的经过。
  全网哗然,纷纷震惊且难以置信。
  “天呐,怎么有这样恶毒的人!仔细捋捋时间,叶橙的作品第一次获奖,就是在姜源失踪后不久,他所有的作品都是抄袭姜源的!”
  “上次的珠宝大赛,明明网上投票姜源是第一名,后来官方评委却把票都投给了叶橙。不会是那些评委和叶橙有什么交易吧?叶橙家里好像非常有钱,是富二代。”
  “呵,什么富二代,稍微和他们那个圈子接触过的都知道,叶橙才不是叶家亲生的孩子,当年刚出生抱错了。叶家真正的少爷被赶出了家门,昏迷了三年,前一段时间才醒过来。听说是正牌少爷被养歪了,做出了不少让人不耻的事。现在看来,真正被养歪的是这个鸠占鹊巢的叶橙吧!”
  网上议论纷纷,有人相信,也有人质疑。就在这时,小号发了条长微博,把自己是姜源,也是袁江,以及这两年经历的事情全说了一遍,还贴了两张照片,一张正面照,证明自己是姜源,另一张是后颈处腺体的照片,上面的针眼醒目非常。
  网友们炸了,□□是犯罪,纷纷义愤填膺的谴责,同为Omega的网友们更是愤怒的@网警。
  如此多的证据,叶橙抄袭且囚禁他人的事实已经无法反驳。LK官网迅速下架了他的设计图,星璨珠宝比赛以及之前叶橙曾经获过奖的官博也都纷纷发表声明,取消叶橙曾经获得的奖项。
  叶橙之前设计的珠宝作品,也都从各平台纷纷下架。就连叶家的股票,也受到很大影响,下跌不止。
  很快,警方官博也发了声,表示接到群众举报,已经把吴教授一伙人抓住了,会严查这件恶意伤害Omega的事件。
  网上炸开了锅,中心医院的VIP病房,姜源舒服的靠在病床上,朝叶轻张开嘴,“我要吃葡萄。”
  叶轻坐在病床边,从果盘里摘下一颗水灵灵的葡萄,仔细剥了皮,喂进他嘴里。
  “还要。”姜源吧唧吧唧嘴,又道。
  陆泽洲从病房外进来,就看到叶轻又是给姜源喂葡萄,又是给他擦嘴巴,跟照顾陆洋洋似的,有耐心的很。姜源还在跟叶轻撒娇诉苦,“我肩膀好像有点疼,不会有什么问题吧?”
  “等会儿去检查一下,我先帮你揉揉。”叶轻坐到病床上,扶着姜源靠到怀里,伸手给他轻轻按揉肩膀。
  姜源喜滋滋的在他怀里蹭了蹭,“小叶,你真好。”
  看着两人依偎在一起,陆泽洲十分不大顺眼,冷冰冰道:“肩膀疼就找医生,叶轻是你的护工吗?”
  抬头看了面色不善的陆泽洲一眼,姜源悻悻地要从叶轻怀里出来,叶轻扶他重新躺到病床上,替他说话道:“这次多亏了姜源,我帮他揉揉肩膀没什么的。”
  叶橙没有把设计图交上去,突然返回小诊所,这是大家都始料未及的。如果不是姜源自己做主张留下来,叶橙返回时就会发现不对劲。凭录音和抓住吴教授几人,叶橙可以说录音是捏造,吴教授几人他也不知情,是有人嫉妒想要陷害他。虽然也可以揭露叶橙抄袭又囚禁姜源的事情,但不会这么顺利和产生这么大的影响。
  而他自己亲手交上去的设计图,做不得假。堵住了他反驳的借口。
  听到叶轻的夸奖,姜源嘿嘿笑了一声,他受的罪和看到叶橙名声崩塌,遭受万人唾骂比起来,还是很值的。
  陆泽洲没有说话,他之前认为姜源只是有点小聪明,但还太少年冲动,没想到骨子里还对自己这么狠。为了彻底弄垮叶橙,不惜再一次忍受腺体被抽血之痛。
  “叶橙会怎么样?”叶轻给姜源盖上被子,走到陆泽洲身边问道。
  陆泽洲道:“警察已经在调查他,虽然他没有亲手抽姜源的血,但是他给吴教授几个人提供了资金和地方,加上囚禁,还有姜源养母的那起车祸也在重新调查,如果查出来也和叶橙有关,他的牢狱之灾是跑不了的。”
  “只是坐牢?”姜源听了愤愤咬牙,“真是便宜他了。”
  等他进了监狱,再找人在里面好好收拾他。姜源眼珠子转了转,心里有了主意。
  “你妈妈的检查报告出来了,张老现在就在办公室,想见见你。”方才过来路上接到张老电话,陆泽洲对叶轻道。
  “我去见见张老,你自己先休息一会儿。”叶轻对姜源说了一声,就和陆泽洲出去病房。
  上次见过的张良文医生,答应给叶妈妈看眼睛,前不久刚接受了中心医院的返聘,作为眼科专家来医院带学生。前两天张老让叶轻又带叶妈妈来详细检查了一遍眼睛。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