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闷棍+番外 世界上有几万种狗_狗万 代理平台_狗万移动客户端:荼山几(下)

字体:[ ]

第42章 解释
  那些人走了,身上的疼痛和恐惧却还没散掉。
  确认了好一会儿没有听到动静后,陆有希这才用着被困住的双手掀开了头套,扯下嘴上贴着的胶带。周围的空气安静极了,他不禁微微松了口气,靠在墙上仰头看了看天空。
  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周围也没有其他人,他观察了一番,意识到只能靠自己走出去,便四处寻找起下自己的书包,只是不幸的是,周围丝毫没有半点踪影。
  他一边缓缓起身,一边回想他刚刚听到的那些话,他感觉有些异样,可以明显的知道和过去的那群人不是同一波,可他也没法确定这些人是不是李敦又欠下的新债债主。
  被拖行的地方有些远,距离巷子口有些距离,他扶着墙,缓步走着。身上的伤跟着每迈出的步伐,扯得一阵阵的疼。
  他小心翼翼地观察着周围,却丝毫不减心中的不安,他担心,如果这么走回去,会不会有其他人暗地跟着去家里,如果真是被跟回去,那顾诚安便会遭牵连。
  那样的话,他不愿意。
  只是,如果不能回去,那能去哪呢?
  无奈之下,他只能是先找了个角落蹲了下来,盯着眼前昏暗的地面思考着。手机也在书包里,不知道去了哪,联络不到人。唯一值得庆幸的是,这个地点他倒不是不认识,这里是离闹市区酒吧街不远的地方。
  闹市区,酒吧街。他脑子里突然冒出了个想法,却不知道对方能不能帮他。只是心下也没了别的法子,所以只能试试吧,即便不能,再想办法回去也一样。
  决定后,他便又缓步起了身。
  原本十来分钟的路程,他缓慢地走了将近四十分钟才到。店铺还正在营业,陆有希不敢直接从正门进,便只好绕了一小圈路,走到厨房专用的后门才敲了敲门。
  开门的是后厨的一个老师傅,老师傅一见人,先是愣了一下,才又认了出来,便连忙放他进了里来。师傅将他安置在后厨的凳子上,便转身去了前厅,之后没两分钟,程氵朝就被喊了进来。
  陆有希看着程氵朝心下也有些不好意思,倒是程氵朝像是见惯了这样的事儿,仅仅是微微拧着眉地问他:“你这是在哪被打了?”
  坐在那的陆有希听了话摇了摇头,却没回答他的问题,只道:“程哥,我能不能在这边待一夜,明天就走。”
  程氵朝看着他这样,倒是没跟他计较这些,抬手点了根烟跟他说:“你先坐这儿等会儿,马上关店了我再跟你说。”
  这话让陆有希不觉安心了些许,就这么搬着凳子坐在角落里,愣愣地看着厨房的一角发呆。
  也不知道顾诚安现在怎么样了,不知道回家没有,会不会出来找他。
  他心里犹豫着想联系,可手机没了,联络方式也找不到。
  程氵朝大概是因为他在,所以提早关了门,后厨的师傅们也迅速的收拾了一番东西就走了,一时间便只有陆有希一个人乖乖地呆在了后厨。
  全身的疼痛都在叫嚣着,人离开后的安静给了陆有希更深刻的体验,可是他也不知自己下一步能怎么办该怎么办。
  过了约莫十来分钟,程氵朝这才匆匆走了进来,张口便问:“需要去医院吗?”
  陆有希微微抬起头来,又摇了摇。
  程氵朝见他这样,只好换了方向问:“你这是怎么搞的?在外面招惹什么人了吗?”
  “没有,”他再次摇摇头说道,“我也不知道。”
  “有看见是谁吗?”程氵朝的脸色有些严肃。
  “他们,”陆有希微微叹了口气,才说:“我被蒙着头,什么也没看到。我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正打算回家就被拖进去了。”
  程氵朝听罢想了两秒,最终也没多评论,只说:“算了,现在纠结这个也没用,先上二楼来吧,我给你简单处理下。”
  吧台上虽是摆了不少酒,可顾诚安实在没太多的心思,仅是坐在那细细地抽着烟思考着陆有希现在是不是已经回家了。
  姜娜娜拿着手机按了按,举着酒杯便走了过来,她将杯子放在顾诚安的面前,然后说道:“说实在的,你们到底为什么就这么喜欢陆有希这种?要什么没什么不说,家里又一团糟。”
  这话把顾诚安瞬间就逗笑了,他笑看着对方说:“想问司缙就去问他,别来问我。”
  “啧,”姜娜娜嘴角瞬间就撤了弧度,盯着眼前人说:“你还真是跟原来一样惹人厌。”
  顾诚安看看她不予置评,只是把烟碾灭在了烟灰缸里,便起身拿了衣服说了声“先走了”就出了门。
  从闹市区回到家里,行车也就十来分钟。
  可他没想到开门后黑漆漆地一片,一丝人气都没有。随手开了客厅的灯,就见油条窜了过来,对着他的裤腿一顿蹭。
  他一手拎起油条往里走,才又发现油条的吃食和水都没有被换过。
  这才不由得心下生疑,人呢?总不会没回来吧。
  开了卧室和洗手间也没人,顾诚安不觉地有些心慌。毕竟陆有希家里的房子已经没了,这种情况下如果没回家,能去哪,司缙家吗?
  他止不住地抓了抓头发,心烦和心慌立即搅合在了一起。
  而就恰好在这时,一个人的电话打了进来。
  他抬起手机一看,眉头立即就皱了起来,这种时候他实在是不想接这人的电话。
  可却没想到,对方一次挂断后,倒也没再打来,只是发了条信息过来。
  【你不接电话可以,过来把你的人领走。】
  【(图片)】
  顾诚安握着手机的手一顿,这才毫不犹豫地将外套拿上便又转身出了门。
  顾诚安到的时候,陆有希身上的皮外伤已经简单的被程氵朝处理了个遍。他正低头调整着纱布位置的时候,就听到一阵上楼的脚步声。
  再入眼,便是两个人的身影,顾诚安和谢伊。
  陆有希先是一惊,可下一秒脑内就蹦出了数个疑问,他们为什么会在一起?是今天一直都在一起吗?有事,是和谢伊一起?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