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东北奇闻录+番外 世界上有几万种狗_狗万 代理平台_狗万移动客户端:可乐步步(下)

字体:[ ]

 
第61章 渣
  我自觉做了一件利国利民的大好事儿,虽然别人不知道,但是我得自己给自己庆祝一下。
  虽然说给人乱绑姻缘是不对的,但是这两人我看了,都是作了一辈子,到后来孤独终老的那种。
  我这绝对算是做了好事儿。
  大排档一份辣蚬子,一份烤鱼,一份麻辣小龙虾,以及一份烤馒头,小一百块钱就下去了,不过不错,吃饱了。
  大排档的店主是一对挺和气的夫妻,三十出头,在这一片据说已经干了两三年了。老板手艺绝佳,什么样的海鲜都能处理,接受来料加工,老板娘是个特别会活跃气氛的女人,虽然长得不是特别好看,但是和她聊天感觉非常舒服。
  别说,这家的东西真的是非常好吃,正好心情好,我就连着三个晚上都来这里吃东西。
  到第三个晚上的时候,我吃完东西就走,到了家以后,才发现我手机丢了。想了半天,好像是在吃饭的时候拿出来接了一个电话,嗯,我妈打电话,数落我爸老看着她,不让她看电视。
  真的,我听说女人一怀孕脑子就不好使,我还当是夸张,现在我算是见识到了。
  我看忙出门,向着大排档走过去,那边应该是在晚上十一点收摊子,我现在赶过去,还来得及。
  我赶过去的时候,那家店已经在收摊了,老板人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只留了老板娘在看这东西。看到我回来,开玩笑的说:“你要是不回来,我就要把你的手机收起来,拿回去自己用了。”
  “可别介老板娘,我那手机用了两年了,你要是拿回去,可未必比你自己的好用。”老板昨天给老板娘买了一部手机,说是生日礼物,虽然不是什么牌子货,但是看上去挺可爱的。
  “你把我的电话号记一下吧,下次再落下什么东西,我帮你看着点。”老板娘人挺好的,特别热情。
  那感情好,我连忙和她互相留了电话。
  “成了,记下了。”我将老板娘的电话号记在了手机里,一边把电话收起来,一边和老板娘聊天。
  “你们两口子天天这么晚下工,孩子是奶奶看着?”
  我看出来两口子应该是命中有一女,因此就随便问了一句,我妈教我的,和人聊天聊孩子,是最能打开话题的。
  结果,那老板娘一声不出的,直挺挺的看着我,把我看的毛毛的。
  “你,你怎么知道我有一个女儿的?”
  我当时就有点懵住了,“呃,你之前提过?”我总不能一上来就说我看出来的。
  “我女儿丢了,整整三年了,也从来不会主动提起我的女儿。”
  呃,麻烦大了。
  “你是不是知道什么?”老板娘紧张的看我,我知道那是对自己女儿下落的渴望,可是我现在啥都不知道啊。
  “我,那什么,老板娘你别误会,我就是,会看点事儿,能看出来你有个女儿,真的,别的我现在也不清楚。”
  老板娘先是很是失望,后来又突然拉着我,“你会看事儿是不是,能不能帮我看看,看看我女儿在哪?”
  “可,可以啊,但是现在挺晚的,你还要收工了,要不然,你先把你女儿八字给我,咱们明天再联系?”我一边说,一边小心地把自己的胳膊从对方的手中解救出来。
  不愧是每天都干活的,这手劲儿,一般人还真就受不了。
  偏在这时候,老板回来了,看到我我和老板娘拉拉扯扯的,登时就一脸怒意的跑了过来,手一抬,就要给我一下子,我连忙躲了过去。
  “误会误会啊,我可什么都没干,我是来取手机的。”我晃了晃手机,然后连忙转身就跑了。
  这可真是,无妄之灾。
  回去以后,我就找了黄子尚和赵大刚,让他们两个去查一查,老板娘那里到底是什么事情,孩子是在哪丢的,能不能找回来。
  两人一听有了事情干,连忙应了一声就带着人离开了,临走的时候告诉我,明天一早准有消息。
  我忙完这点事儿,就收拾收拾睡觉去了。
  第二天,我去附近吃了一顿早点,然后买了点菜就回了家。
  学校大约是觉得三号楼晦气,于是决定封楼整修,我现在去不了老爷子的画室,只能在家里自己画画,然后隔三差五的去老爷子家里看看画,顺便吃个便饭。
  九点钟的时候,我的电话响了,拿起来一看,竟然是昨天的老板娘。
  我接了电话,和她约好一会儿到我家里来。
  等我回去之后,就看到黄子尚和赵大刚已经在家里等着我了。
  “怎么样,顺利吗?”
  两人都点点头,赵大刚瓮声翁气的回道,“孩子找到了,还活着。”
  那挺好啊,怎么一副不开心的样子,“那是,出了什么事儿了吗?”
  “唉,我是真不明白你们人类,到底是怎么想的,要是我们族里,绝对不会出这种事情的。”
  我原以为就是一个一般的儿童走失,这看样子,这还有隐情啊。
  “咋了,说说,让我有个准备。”
  最后还是赵大刚搭理我了,跟我说了一下情况,“大川你是不知道,那个盘头娘子生的小花容,今年是六岁了,三年前,是被她家的八宝罗汉卖给了一家杂技团,那孩子一直以为,自己的父母都死了,杂技团的团长是她的远方舅舅,看她可怜才收留她的,要是不待在杂技团学本事,就流落街头当乞丐了。
  然后我又查了一下那个八宝罗汉,原来那个八宝罗汉家里是五代单传,要是那小花容待在家里,这不是要二胎会罚款,而且养两个孩子花费大,所以他就把小花容卖给马戏团了。马戏团那边,还给了八宝罗汉一笔钱。”
  我去,这不就是直接把孩子卖了吗?
  自己亲闺女都能下手,也是厉害,这要搁在我家里,我大爷也能拿棍子打死他,祖坟都别想进了。
  我正跟两人一起,愤恨的谴责那个老板,这时候在门外站岗的一个小黄家突然跑了进来。
  “弟马弟马,来人了来人了。”
  这也是个小朋友,一直都很跳脱。
  我连忙出去开门,就看到昨天有些激动的老板娘,一脸憔悴的正往我这里走。
  老板娘看到我开门,连忙快走了几步,“我,我是不是来早了,没打扰到你吧,昨天真是对不起啊,我家男人脾气急,误会你了。”
  我连说没事儿,然后把她请到了家里。
  老板娘来到我的堂口做好,犹犹豫豫的拿出了一张五十元的钞票,放到了香炉底下。
  “你能不能帮我找到我女儿,这是,我的一点心意,要是能找到女儿,我还会郑重感谢你的。”
  我摸摸鼻子,“那些就再说,我这边呢,确实是有你女儿的消息。”
  “你真的知道,那,那你说,多少钱才能把我女儿找回来,我,我这里有些钱,你看看够不够,不够的话我再去筹钱。”
  说着,就从包里拿出来了一个大红包,挺厚的,我看怎么也有个十万吧。
  我没收,把红包放回了她的手里,“大姐,不用钱,要是真找到了,你看着给我仙家做两道好菜,犒劳犒劳就成了。”
  然后,我挺犹豫怎么说的,之前我也和两口子接触过,发现两人挺恩爱的,据说是青梅竹马,上小学的时候就认识,两人是一个镇子上的,后来十几岁就一起出来打工,一起挣钱,十几年了一直没分开过。
  “大姐,我说了你也别介意啊。”我组织了一下语言,然后说,“你最好呢,回去看看你男人的银行卡,三年前孩子丢的那个月,是不是有一笔不知道从哪里来的钱进账。”
  老板娘整个人就懵了,抓着我的手,“你说的是什么意思,我,我没有听明白。”
  我低下头,拿出本子和笔,将那个杂技团现在的地址给了她,还有那个杂技团老板的电话。
  “这个呢,就是孩子现在的地址,不过他们是生意人,漂泊不定,过两天说不定就换地方了,你要是找,最好是联系警察,安全一点。”
  我把一脸不相信,但是又有点犹豫的老板娘送了出去,然后就开始我今天的绘画计划。陶夫人一家三口的画像我已经打了底稿,在一个民国时期的房子里,陶夫人和她的相公表哥坐在一起看书,而他们的孩子就坐在一边淘气。
  桌子上,有一根漂亮的桃花笔,窗外呢,还有一枝盛开的桃花。
  其实我想着,要是陶夫人没有被吸入桃花笔,而是顺利投胎的话,两人大约真的会在民国时期,成为一对儿夫妻,有一两个可爱的孩子,组成一个人人羡艳的家庭。
  可惜,没有如果,所以我画的也只是一个梦。
  我希望有情人终成眷属,自然也希望那些不珍惜感情的人,得到他们应有的惩罚。
  一周后,我接到了一个电话,是老板娘给我打来的,电话里声音颤抖的和我说谢谢,孩子已经找到了,确实是在我说的那个地方。
  小孩子已经六岁了,之前一直在杂技团里面,配合一个魔术师当小助手,其实说白了也就是一个活着的道具,整天都要练功,不能吃得太多,需要保持体重。
  大家也知道,这人放在魔术道具里面,要是身体没有点柔韧姓,或是体重不在一定范围内的话,魔术就会有穿帮的危险。
  这孩子,原本在家里的时候,也是被老板娘当成宝贝一样宠着的,看到女儿竟然在杂技团过这样的日子,差点当场晕过去。
  不过,老板娘应该是和老板离婚了。
  老板娘在接回孩子的第七天,带着孩子过来了,据说已经向法院申请了离婚,老板娘一点都没手软,要让老板净身出户。
  这事儿我就不发表意见了,只是我看了看那个孩子,瘦瘦小小的,一看就是发育不良,但是眼睛大大的,非常好看。
  我给了孩子一张清心符,希望孩子之前那段时间的遭遇,不会给她留下什么糟糕的影响。
  老板娘要带着孩子到其他地方生活,这次来还带来了很多自己做的东北菜。
  一盘盘的摆在桌子上,看得出来,不仅分量十足而且色香味俱全。
  “其实,我从小也学了一些厨艺,我爸就是厨子,可是他说做这个女人干不了,所以他就说要教给我丈夫,原本是指望他赚钱养我的,也不知道为什么,现在我们竟然过成了这样。”
  老板娘带着女儿走了,我靠在窗户边,看着老板娘一直紧紧牵着孩子,母女俩笑容满面的在聊着什么,感觉,很幸福。
  我打了一个电话给家里,告诉我爸,就算是弟弟我也养了,权当我上辈子欠你们的,而且我买了一件那种防辐射的衣服,我妈想看电视就看,不许拦着。
 
 
第62章 幻象1
  我让我身边这帮子仙家,出去帮我看看有没有合适的房子,说实在的,最开始我也没指着他们,仅仅是想着做个尝试。这帮子仙家打听事情那么厉害,想来也能打听到那里有既便宜又大的房子。
  原本我也想过买商品楼的,但是那样的地方不接地气,不适合摆仙堂。再说,我打算一步到位,把画室、工作室什么的都带出来,因此房子小了根本摆不开。
  可是100万看着很多,但是也要算算这房子装修的费用,沈市的物价可不便宜。我也不着急,反正这个学期结束之前能有信就成。
  我师傅那边倒是给我捎来了一份玉简,我看了,是一个挺特殊的功法,主要是修炼一双手,修炼有成之后,可以做到‘手撕鬼子’的,字面意思,鬼子是一种鬼里面,非常厉害的分支,绞杀起来非常困难,一出世往往伴随着很多灾厄。
  这功法名叫法相劫手,它还有个附加功能,等到炼至大成之后,凡是通过我的手创造出来的东西,都会成为法器。
  这年月,法器可是很值钱的,据吴渊说,他就见识过有人,花上千万去买一件镇宅法器,还觉得自己占了大便宜。
  我师傅说,这是用那龙骨换回来的,属于龙族秘典,近千年没有人学会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