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貔貅饭馆,只进不出 世界上有几万种狗_狗万 代理平台_狗万移动客户端:海鶄落(上)

字体:[ ]

  简介:
  我们仍未知道那天貔貅做一的理由
  沙雕] [乱搞] [垃圾分类真是好]
  -------------
  老妖怪貔貅出门扔垃圾,垃圾扔桶里,男鬼掉怀里。
  男鬼文熙貌美如花身凉体软,正好能让被天谴体热难耐的貔貅拿来当抱枕。
  貔貅对天发誓他只是把这鬼当抱枕,但是大家都不信。
  貔貅:“红线虽然牵在身,我心依然是单身心。”
  文熙被人封在坛子里发酵几百年,终于被放出来见个光,却发现自己成了抵债的童养媳。
  服务对象还是个每个月都要定时交税还贷款的个体户。
  文熙:“貔貅还有第二只混得像你这么惨的吗?”
  两个人鸡飞狗跳终成正果,月老带人来采访。
  貔貅全说都是垃圾分类搞得好,漂亮老婆特好找。
  又名:我在垃圾桶里捡老婆(不是)
  ----------------
  外表凶恶内心狂热匪气二逼貔貅攻(皮修)x狐假虎威能屈能伸美人鬼受(文熙)
  ----------------
  我只能想到这么多了,反正就两个都不是人的爱情故事。
  【醒目】关于设定,这篇文的设定里,貔貅不是龙的儿子,饕餮是,睚眦也是,别的真龙儿子里可能会出场的音乐家囚牛还有扛大包的赑屃,文艺青年负屃。
  标签:幻想 玄幻 搞笑 架空 HE
  ===========
 
 
第1章 
  “这就是你们带来的东西?”
  赤身围着厨房围裙的男人手上抓着一尊翠绿的观音菩萨像。
  白色围裙并不干净,沾染着黄色黑色的油污,剃着寸头的男人虽然英俊,但眉眼都是戾气,而他手中的观音却手持莲花微笑,脚下佛座连云。
  玉料水头足,因着主人常年放在手边把玩,带着一层油光在灯下生辉,同抓着它的凶男人一点也不相配。
  张明被从小认识的王家老大带出来做这笔大生意,听着这面前不像生大老板像黑社会的人问话,心里又后悔又害怕,连忙点头说:“是,这是俺娘家里祖传的东西,几百年的老物件了,放出去可是无价之宝。”
  王大也连连点头:“皮老板,从前这是摆在佛前供奉的好东西,染了百年香火,这么多年也没失了人气,这是我听了你的要求,能找出来最合适的东西了!”
  皮老板在光下转着观音像看了一圈,皱着的眉头始终没有松开。老张和老王满脸忐忑,生怕从他嘴巴里说出什么不好的话来。
  “开个价。”
  老张说了个数,皮老板难得笑了一声,只是这笑还不如不笑,平白让房间里另外两个人心惊肉跳。
  皮修:“底下的莲座缺了块,背后的金底也没了,这个价你觉得值吗?”
  “这……这……”
  老张咬咬牙,又说了个数,见着这姓皮的伙夫又要笑,连忙说:“再低也不行了!不是俺娘死了,这玉俺肯定不会出手的。”
  皮修看了他一眼:“行吧,要现金还是支票?”
  老张一愣:“现……现金得卡车才能运走吧。”
  皮修从裤子口袋里掏出张支票填上,放到老张面前:“行了,拿了就快走吧。”
  老张看着支票上的数字咽了口口水,颤声问:“这、这能兑现吗?”
  皮老板闻言眉头一竖就要发怒,老王见状赶快扯着老张拿支票走了:“说什么胡话呢?皮老板可不是那种人。皮老板,我们就先走了,您生意兴隆,生意兴隆啊。”
  张明被自己老哥哥推着三步两步出了店门,迎面来的热风让他放松下来,一摸脑门全是汗,全是刚刚被吓出来的。
  “王哥,这是个什么老板啊?”张明握着支票的手还在抖,他回头指了指那有些破旧写着饭馆两个字的招牌,招牌下的露天的厨房朝着外面排放着油烟,门口的白色瓷砖都已经被染成了黄色,怎么看怎么都是被城管罚款的样子。
  张明:“一下能拿出这么多钱,该不会、不会不干净吧?”
  姓王的瞪他一眼:“你懂个屁,现在有钱人都怪得很,而且你刚刚没看这餐馆里面?那装修家具样样都是好东西……”
  王哥压低了声音:“外面这么破烂,是做给别人看的,怕查呢。”
  张明恍然大悟连连点头,他也听过最近城里这么些事抓得严,到处都是打黑的,难怪要选这么地方,旁边就靠着农贸市场和汽车站,寻思是大隐隐于市啊。
  王哥一揽他:“走走,趁着银行没下班把这票子兑了。”
  两个人走远,站在门口长得跟猴一样的服务员立刻冲去包厢门口敲了敲门:“老板,他们走了,猴二已经在后面跟着了。”
  “知道了,跟一阵就回来,别被发现了。”
  “好的,老板。”
  房外的声音走远,皮修坐在桌边眉头皱着没松开,桌上的玉观音被拿起摸了摸。
  “就这种货色也好意思大开口?”
  他冷笑一声将玉观音又扔在了桌上。
  被两个人类拿了一大笔钱走让皮修心里烦躁,生气又不能发作。
  现在不同以往,人类占了人间气运大头,轻易动不得,不是从前他一口想吃几个就吃几个,能够为所欲为的年代了。
  更何况他对骨头多的两脚羊也没兴趣。
  愤怒让皮修身上的一阵一阵燥热,十六度的空调风吹在身上也如同隔靴搔痒,还是热。他在椅子上又坐了一会,皱着眉一脸嫌弃抓着观音像出了包间。
  猴精服务员见他出来,连忙弓腰行礼:“老板。”
  “忙去吧,我上楼坐会,有事叫我。”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