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小蘑菇 世界上有几万种狗_狗万 代理平台_狗万移动客户端:一十四洲(上)

字体:[ ]

  文案:
  安折是朵蘑菇,毕生使命就是养出一颗自己的孢子。
  有一天,他把孢子弄丢了。
  他满世界找了很久,终于在新闻上看到了眼熟的孢子。
  安折绝望地敲开了人类军方某位上校的家门。
  “先生,您好。您手下那项研究进行得好吗?研究完可不可以把我的儿子还给我?”
  上校一脸冷漠:“你的儿子?”
  “我生的QAQ”
  上校:“我养的。”
  “真的,先生,我亲生的QAQ”
  “再生一个我看看。”
  安折:“嘤。”
 
  [食用指南]
  1.孢子不是生子。
  2.废土科幻,微克苏鲁。
  内容标签: 科幻 末世
  搜索关键字:主角:安折,陆沨(feng) ┃ 配角:波利·琼 ┃ 其它:废土,童话
 
  作品简评:2030年,地磁消失,全球变异,人类在末日废土建立基地,挣扎求生。安折是一只有了自我意识的蘑菇,为了找到自己的孢子,他潜入基地,并与“审判者”陆沨相识,在两人的了解不断加深的同时,人类基地所面临的危机与矛盾,信念与秘密也在安折眼前缓缓展开。生存环境与社会结构的全面崩溃下,人类又该怎样找到延续的希望?
  本文以非人类的视角展开对人类生活方式的观察与描述,末日气氛浓重,剧情悬疑重重,世界架构别出一格,是一篇值得一读的佳作。
 
【审判日】
第1章 
  洞穴昏暗氵朝湿,被植物发出的微弱荧光照亮。
  石壁上缠绕着藤蔓,墨绿,深紫,浓黑,像大团的、纠缠的蛇。
  一只黑色的飞虫跌跌撞撞闯入,它长着六只坚硬的翅膀,有三个口器。
  下一秒,纠缠的藤蔓间忽然出现一个巨大的深紫色膨起,它迅速裂开,像张开了一张嘴,在下一刻瞬间合拢,将飞虫吞入腹中。
  藤蔓群缓缓蠕动起来,膨起的那部分逐渐回收,恢复到原本的状态。
  洞穴里响起仿佛翅膀扇动的声音,一滴粘液拖曳着半透明的细丝从洞穴顶端落下来,啪嗒一声落进地面黏腻的苔藓里,它们细微地蠕动起来,这滴闪光的粘液很快被吸收殆尽,在地面消失了踪影。
  角落——被绿色真菌发出的荧光照亮的角落。岩石与土壤的缝隙里,白色像氵朝水一样涌出来,覆盖了大片的区域,是雪白的菌丝。它生长,蔓延,伸出数以亿计的触角,最后向着中央蠕动而去,合拢,聚集,拉长,一个形体出现。一只脚踏上厚重软腻的苔藓,苔藓陷下去吞没了它,只露出雪白的脚踝。
  安折看自己的脚踝——属于人类的肢体,由骨架、肌肉和血管支撑起来的肢体,关节可以活动,但因骨骼的限制并不灵活。角质层构成指甲,圆润透明,是退化的产物,来自兽类锋利的爪尖。
  他抬起腿,迈出一步,先前因被踩而凹陷的苔藓湿凉且富有弹姓,在他离开后重新聚拢起来,像竖立的蚯蚓。
  这一次,他脚下踩到了别的东西,是一具人类骨骼的手臂。
  昏暗中,安折望向那具骷髅。
  真菌、藤蔓已经扎根在它骨骼的深处,髋骨、腿骨上缠绕着深绿的藤蔓,肋骨生长了颜色鲜艳的细小蘑菇,像盛开的花朵。
  荧光蘑菇从它空洞的眼眶和稀疏的牙齿里生出,绿色光芒像细碎的流沙,在洞穴的雾气中,很模糊。
  安折看着它,看了很久,最后他俯下身去,拾起骷髅身旁一个兽皮制成的背包。背包内部储藏的物品并未被氵朝气侵染,是几件衣服、人类的食物和水,以及一枚半个巴掌大的蓝色芯片,芯片上刻着数字:3261170514。
  三天前,这具骷髅还是一个活着的人类。
  “3261170514,”年轻的人类声音沙哑断续,洞穴里幽绿的荧光映亮了他的面庞,“我的ID号。这是我的ID卡,拿着它我才能回到人类基地。”
  安折问:“我能帮你回去吗?”
  人类笑了笑,右手手指软垂下去放在身侧,芯片从他手中滚落,隐入高高低低的苔藓里。他背倚着山壁,抬起头,左手按上自己的胸膛——在那里有一个巨大的伤口,灰白色的骨刺从前胸穿透出后背,周围的皮肤已经溃烂了,一部分是灰白色,絮状的血肉覆盖了骨刺的表面,另一部分则显出墨绿的色泽,随着呼吸一起一伏的节奏往下不停滴落着灰黑的浊液。
  他喘了几口气,轻声说:“我回不去了,小蘑菇。”
  他的衬衫被染透了,皮肤苍白,嘴唇干裂,身体在不规律地颤抖。
  安折看着他,不知道该说什么,最终只喃喃念了一声这个年轻人类的名字:“安泽?”
  “你几乎学会人类的语言了。”人类低头望向自己的身体。
  这具躯体上除了脓液、血迹,还有雪白的菌丝,那是安折身体的一部分。菌丝蜿蜒生长,紧紧附着在安泽四肢和躯干各处的伤口上,蘑菇的本意是为这个弥留之际的人类止血,但出于本能,菌丝同时也吸收、消化了那些流出来的新鲜血液。
  “吃掉我的基因,就能让你学会这么多东西吗?这个地方的污染指数确实很高。”人类道。
  零碎的知识碎片在安折脑海里展开,五秒的转换后,他知道污染指数意味着基因的转化速度。现在,来自人类的基因正顺着安泽的血液流进他的身体。
  “或许……等我死了,你把我的身体全部吃掉……还会获得很多东西。”安泽望着山洞的顶端,牵了牵嘴角:“那我好像也做了一件有意义的事情,虽然不知道对你来说到底是好是坏。”
  安折没有说话,整个身体向安泽的方向移动,他用刚刚长出来的人类手臂抱住安泽的肩膀,大量的菌丝涌过来,堆积在安泽身旁,为他支撑着摇摇欲坠的身体。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次